第581章 不吃醋的靖廷

小說: 重生霸道嫡女 作者: 陳瑾寧李良晟 更新時間:2019-07-19 13:51:48 字數:2282 閱讀進度:581/581

第581章不吃醋的靖廷

瑾寧四處走了一圈,發現這里幾個房間著實也沒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過,她也沒覺得這里就是孫榮貴藏銀子的地方,畢竟,如果有這么多的金銀財寶藏在這里,他必定是要找人看守的。

可這里就除了伺候的人,那侍女看著也是不懂得武功的。

如今只是希望蝴蝶客能在綠屏的口中知道一些蛛絲馬跡了。

回去之后,綠屏已經喝得有三分醉意了,臉色緋紅,坐姿也放松了許多,一手支著下巴,靜靜地看著蝴蝶客說話。

蝴蝶客在說一些趣事,他說話著實詼諧,逗得綠屏和兩名侍女都樂了,倒是無人發現她去個茅房去這么久。

瑾寧復又坐下來,綠屏看了她一眼,笑著道:“十三姑娘,你哥哥實在是風趣。”

“他只有對著漂亮姑娘才會風趣。”瑾寧嗔了蝴蝶客一眼,蝴蝶客剛好看過來,見她說得這般自然,這嗔怒的神態也是恰如其分地流露,仿佛兩人真的是兄妹,不禁覺得親切了幾分。

這位郡主的事情,他自然是聽過的。

他混跡京中市井,素日里談論京中各項大小事情,少不了是要提一下陳瑾寧和陳靖廷兩人。

這兩人也算是京中比較特殊又相似的個例。

父親曾是赫赫有名的戰將,但是他們年少顛沛流離,最終又憑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成功。

蝴蝶客敬佩有本事的人,尤其是陳瑾寧這樣的女子,要在戰場上混出頭,不那么容易,現在她打過的三場戰役都是勝利的,可見不是單靠運氣。

“十三,你吃很多肉了。”蝴蝶客不得不出聲提醒不斷地吃肉的瑾寧。

哪里有女子在席間這般狼吞虎咽的?活像幾輩子沒吃過肉似的。

瑾寧笑著道:“七哥,你不覺得這菜做得好吃嗎?咱府中哪里有這么好吃的菜?以后你來,還得帶我來,綠屏姐姐這里,有美酒有美食,我喜歡。”

蝴蝶客笑罵道:“就知道吃,這一次是來看看綠屏姑娘的,她沒事的話,我們就不能再打擾她。”

綠屏含笑道:“不打擾,如果十三姑娘想來,那就來,隨便什么時候來都可以。”

蝴蝶客自然是得來的,不沖別的,就沖這位美人還有美酒,他都得來。

美人一個眼神,他就知道她的心思轉動了。

美酒是好的,但是瑾寧不敢多喝,喝了兩口嘗嘗味道便放下了杯子,繼續吃著。

而蝴蝶客和綠屏幾乎不怎么吃菜,只喝酒說話,菜幾乎都是瑾寧吃光的。

最后走的時候,瑾寧是捧著肚子走,而蝴蝶客也有五六分醉意。

兩人是同馬車來的,上了馬車之后,瑾寧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頓飯吃得著實心滿意足。”

“你吃得太多了。”蝴蝶客道。

瑾寧撫摸著肚子,“沒辦法,我肚子里還有一個人。”

蝴蝶客一怔,“你……你懷孕了?”

“是啊!”瑾寧含笑道,幸福在眼底漾著。

蝴蝶客肅然起敬,“你都懷上了還這么忙啊?你讓我很羞愧。”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我閑不下來。”瑾寧覺得自己是天生的勞碌命。

蝴蝶客點點頭,“是啊,各人有各人的活法,高興就好。”

瑾寧靠在邊上,想著方才在綠屏院子里看到的確實沒什么可疑的地方,但是地方這么大,也不排除有地下密室。

她跟蝴蝶客說了一下自己的猜測,蝴蝶客道:“你說得對,這院子的建造確實有些奇特,哪里主院會這么小,而院子建造這么大呢?栽種的也不是什么名貴花卉,你放心,我會好好調查一下的。”

瑾寧道:“那就拜托你了,但是,得注意點安全,她到底是孫榮貴的女人。”

蝴蝶客笑道:“放心,我知道分寸。”

蝴蝶客送瑾寧回到將軍府,剛好,一騎快馬停在了將軍府的門口,一名身穿玄色披風,風塵仆仆的男子翻身落下,星眸朗目,面如美玉,倒是萬般俊美。

蝴蝶客是先下地,再掀開簾子讓瑾寧下來的。

他見過靖廷,因而解釋道:“大將軍別誤會,我與尊夫人出去辦點正事。”

說完這話,他自己有些尷尬,因為他一身的酒氣。

這下,怕是誤會解釋不清了,自己那樣的名聲。

靖廷卻含笑上前扶著瑾寧的手臂,讓她平穩地落地,之后再拱手對蝴蝶客道:“多謝七爺送內子回來。”

蝴蝶客一怔,連忙拱手還禮,“不必客氣,舉手之勞。”

瑾寧笑著看向靖廷,“你怎么得空回來?不是說要忙了嗎?”

靖廷眉目含笑,“明天傍晚要回去,有點空暇,就回來看看你。”

她看向蝴蝶客,“要不要進來坐坐?”

“太晚了,改天吧,也不妨礙你們夫妻敘話。”蝴蝶客沖靖廷拱手,“陳大將軍,改天登門拜訪。”

“隨時歡迎。”靖廷道。

蝴蝶客對靖廷甚是欣賞,一般男子,哪里有這樣的胸襟?

自己的夫人和別的男人同乘一輛馬車,沒有帶侍女,他卻完全的信任,沒有一絲懷疑或者是醋意。

不是很多人可以做到這樣絕對的信任。

他覺得,這對夫婦可以結交。

目送蝴蝶客離開,夫婦二人牽手回去。

大將軍回來,府中一下子就熱鬧起來了。

錢嬤嬤親自做了夜宵,瑾寧肚子吃撐了,實在吃不下,就陪著喝了幾口水。

靖廷餓得很,一頓風卷殘云,道:“今日早上就吃了倆饅頭到現在。”

“這么忙你就別趕回來了。”瑾寧心疼地道。

“出了點意外,有一個洞口堵了,需要清理,所以忙了一整天,現在處理好了。”

瑾寧拿了一根竹簽,拉著他的手清理指甲里頭的黑泥,他的手和臉都是干的,尤其臉被吹得都起了皮子。

“不用弄,我回頭洗洗就行。”靖廷道。

“別動,藏在指甲里頭的泥洗不掉的。”瑾寧把他的手拉過來一些,小心翼翼地用竹簽勾進去,輕輕一掃,泥巴就剔出來。

靖廷便不動了,看著她專心致志的樣子,甚是幸福。

他現在是得空就回來,也不管下山的路好走不好走,下了山策馬就跑,哪怕只能回來看她一眼,跑這一路受冷風吹也值得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