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獄中題壁》

小說: 大明小文人 作者: 李白才不白 更新時間:2019-11-29 05:14:59 字數:2967 閱讀進度:352/436

<>app2();

“咝!此時此景此詩,堪稱一絕,曹鼎蛟文采斐然,若非親眼所見,老夫實在是不信啊。”

刑部侍郎又多次念了幾遍,眼神之中的震驚之色更甚。

此詩,大有來頭。

張儉是東漢名仕。《后漢書·黨錮列傳》記載,東漢末年,中常侍侯覽仗著皇帝的恩寵,在山東老家和家人為非作歹,殘害百姓。

張儉出于正義和蒼生的福祉,上書彈劾侯覽和其母親,請皇帝誅殺他們。但侯覽不僅截留了張儉的彈劾章表,還勾結其他人誣告張儉和同郡的二十四人“結黨”。

于是,朝廷發文書欲捉拿張儉。得知消息,張儉被迫逃跑,見有人家就去投宿(望門投宿之意)。

這些人家,不管認識或不認識張儉,只要聽到他的名字,無不因為敬重他的德行而收留他。

據說,張儉所投靠的人家,被處以重刑的就有好幾十戶,有的人家族的親屬都被處死,這個地區的人口都一度蕭條。

當張儉逃到了李篤家,負責追捕的毛欽帶人來查問。

李篤對毛欽說:“張儉是天下的義士,大家都知道他沒有罪,即使張儉現在在我家,你忍心抓走他嗎?”

毛欽聽了這番話,嘆息一聲就走了。最后,李篤把張儉送出關外,二十四年后,黨錮之禍解除后,他才回鄉里。

如今,曹鼎蛟自比張儉,認為自己所作所為乃是大義,而倪元璐等人自然不必多說,就成了東漢的候覽了。

杜根也是東漢名仕,杜根生活的年代,太后執政,外戚專權。

杜根認為漢安帝已經成人,理當親自處理政務,便和一些正直的大臣一起上書勸太后還政于安帝。

這極大激怒了太后,她讓人用白色袋子裝著杜根,要將其在大殿上活活打死。

但是行刑的人都知道杜根是正直的人,佩服他的為人,行刑的時候沒有用力,

打完就用車子把杜根迅速地運出城去。

后來,太后讓人來檢查,杜根就裝死,一連裝了三天,直到眼睛里生了蛆(忍死),人們都以為他死了,這才逃過一劫。

曹鼎蛟寫下上下兩句之后,又寫出了后兩句無比豪邁的詩句,雖然這兩位大臣都是忠直賢臣,可某曹鼎蛟不愿意牽連他人,寧可自己忍受委屈,以笑對死亡,為大義而犧牲又如何?

這份豪情可驚天地,更泣鬼神。

不管別人怎么想,高季已經算是心悅誠服,曹鼎蛟雖然在皇宮之外打了人,他也是為了保護稅銀使其不落入別有用心的人手上。

到頭來他也并沒有想要貪污這筆銀子,他只是想將這些銀子交到皇帝手上去,就沖著這一份忠心耿耿,高季也粉了曹鼎蛟,曹鼎蛟實力圈粉。

高季低聲說道:“徐大人,這位坦蕩的君子以自己的性命來保護稅銀,其浩然正氣,足可敬也,絲毫不遜張儉、杜根!”

徐石麟有心想要反駁,道:“可他打的是朝廷的人,打的是朝廷命官,這……”

高季又道:

“徐大人又忘了一點,大家都是朝廷的人,可戶部又有什么權利去征收鹽稅稅銀?

大人可別忘了,六都鹽政轉運司全部被陛下給廢除了,倪尚書他們這樣已經算得上是逾權行事,若不是曹鼎蛟鬧得太大,根本就不要進我們刑部啊。”

徐石麟張大了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那他干嘛要在這里折騰?搞了半天原來曹鼎蛟無罪,這豈不是有些荒唐?

周延儒這是抓住了大牢的鐵欄桿,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曹鼎蛟這個令人厭惡的家伙居然寫出了如此精妙的文章,這書法挺不錯,居然是楷書,粗獷大氣而且豪邁,寫出了剛猛的氣勢。

曹鼎蛟還沒穿越的時候就在鄉下呆過好多年,爺爺是個老文青,平常就喜歡用筆墨寫字。

猶記得,每回他回家的作業都是拿毛筆字寫的,要是讓爺爺看到了鉛筆和文珠筆,少不得一頓竹筍炒肉。

直到爺爺故去后,平時雖然不怎么用得到,但他還保留著寫毛筆字的習慣。

書法水平如何不好評價,反正比街邊表演的那些大師好上不少,可惜他接觸的圈子不大,沒有拿到專家那邊鑒定過,所以曹鼎蛟自認為自己也是中上水平吧。

周延儒咬碎了牙,攥著拳頭說道:

“曹鼎蛟,不曾想汝這小人居然會剽竊他人的詩句,實在是可笑,若不是老夫明白你的過往,真的會被辱爾等小人欺瞞。

哼,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他人的東西終究不是自己的,早晚會有正義之士將汝戳穿。”

曹鼎蛟覺得獅子不不應該理會野狗的吠叫,因為那樣實在是太掉價了,寫完《獄中題壁》之后,曹鼎蛟也不再言語。

默默的收拾著文房四寶,末了,將東西歸置了,在自己的床鋪旁邊,明日,曹鼎蛟還想要進行文學上的創作,這可是必不可少的作案工具,呃……不對,應該是伸張正義的忠實伙伴。

周延儒就如同搶到了腐肉的麻雀,露出了得勝的表情,整個人面目猙獰,顯得略微有些瘋狂。

“哈哈哈哈,曹鼎蛟這是怕了老夫,這么好的詩(《獄中題壁》)定然不是他這種人能夠寫出來的,沒看到他心虛了嗎?

此人到底是誰呢……我大明居然有這樣的人才,難不成是老夫睡夢之中無意做出來的,對對對,一定是老夫寫的。

快放老夫出去,老夫乃是大才之人,此詩是老夫寫的,老夫實在是冤枉啊。

還請陛下開恩,本官只想出任內閣,宰執天下,陛下為何不給老臣一個機會呢?”

連日來的折磨已經讓周延儒這個吏部尚書精神崩壞,陡然以高位跌落到了凡間,還被人踩上了幾腳,又被挖坑埋了自己的人如此打壓,周延儒瞬間就瘋了。

徐石麟長嘆了一口氣,你說原本好好的一個人怎么就廢了呢?周延儒也是自己吃下了自己種下的苦果。

朝廷中的競爭本來就激烈,而你周延儒卻沒有自知之明,非要參與反叛和出頭,你|和這些人勾結這么深,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請下去,好生照料著,別讓他靠近此處了,千萬別讓他再見曹變蛟。”

“是……。”

……

另一邊,崇禎皇帝則開心的內庫帶著手下的精兵強將正在清算者。他們用的也是按察司的阿拉伯數字,這種數字開始逐漸的大明上流社會流行開來,最開始就是山西按察司,董非就是將其發揚光大的創始人之一。

崇禎皇帝核算了好幾頁之后,這才發現,原本曹鼎蛟送來的銀子不是一千萬兩,而是一千萬兩的多五十萬。

崇禎皇帝非常的疑惑,董非坐在旁邊幫著清點,于是崇禎皇帝問道:“其中為何還多出了五十萬兩?難道銀子還會生銀子不成。”

董非一板一眼的說道說道:

“鹽商們害怕大人辦事不盡心,曹家和喬家又特地賄賂了我們曹大人五十萬兩。

可我家大人那是什么人?曹大人的品性:

忠心耿耿,清正廉明,為人剛正不阿,一身正氣…為國捐…銀!這才特地將五十萬兩銀子全部上交給了陛下,這是我家大人的一份心意呀。”

崇禎皇帝感動得淚流滿面,眼神通紅的說道:

“滿朝文武上下數千人,唯卿知朕,唯朕負卿,曹愛卿,暫且忍忍,年前,朕定要救汝出獄。”

董非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下大人該有救了,我董非,曹家最大的功臣,唉,低調低調,一般人我都不跟他炫耀。

<>app2();

(https://www.x./read/155353/487264850.html)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x.。手機版閱讀網址:m.x.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