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假多頭引來真環兒 小寨子上演大交兵(中)

小說: 道武仙俠錄(伍車) 作者: 伍車 更新時間:2019-10-23 13:16:11 字數:3741 閱讀進度:484/558

袁飛心生一陣絕望。

方才,他的法力在一時間竟如暴亂的洪流,超脫經脈根基的限制,完全不受控制的涌出,在他與藍涅接觸的位置大放光明,將玉牌彈開了。

現在,他的法力已經不足三成,經脈更像被刀子刮過一樣破敗不堪,法力運轉時,所經之處都有一陣切膚刮骨之痛,運轉的速度卻還在加快當中。以至其身體不受控制的痙攣抽動起來。

“陶瓷,你,你已經沒有法力。快,快,撿石頭,砸死他。”這時候,袁飛看見陶瓷,就像抓到救命稻草般命令道。

陶瓷倒在地上,看著藍涅,眼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感激之色。

方才,玉牌崩開,陶窯整個塌下去,有幾塊窯磚正好砸向她,是藍涅伸出手腳替她擋了一下。不然一絲法力都沒有,若被窯磚砸中,于她而言,可真是后果難料了。

于是,自從懂事以來,第一次沒有聽從別人的安排,她假裝要撐地起身,但只起了一半又跌了回去,回袁飛以一個無奈的目光。

藍涅松了一口氣,同時眼底閃過一絲清明,終于清楚了自己的處境。

他從母親藍靈那里繼承了兩卷功法,一者是呼吸吐納之術《火煉真經》,一者是火族至高無上的神通《赤火九變》。前者為體,主修行,后者為用,主神通。

從小,因為火靈珠的關系,他經常有熱癥發作,藍靈先用自身法力,后用水屬性的靈物,到最后甚至用冰屬性的靈物為其調和,可以說從出生就開始經歷一種特殊的修行。

在藍靈死后,他又與南無鄉同修一段兒時間,在南無鄉的幫助下逐漸理順火力,降服了火靈珠,在常人還沒又開始修行的年紀,他已經打通玄關。

不過,南無鄉并未修行這兩門火族功法,也沒有修行過火族的圖騰秘術,所以對藍涅的指點主在修為,少在神通。

后來南無鄉征戰中原,又遠走北域,將藍涅托付給許道靈。

若論本事,許道靈已不是南無鄉的對手,但論見識就未必。他修行的《重陽真訣》同樣是主至陽一類的神通,從神通入手,又將藍涅調教一番。

在此期間,藍涅一口氣修成了《赤火九變》的前八種神通,只剩一門“劫燼業火”沒有修行。因為這門“劫燼業火”根本不是修出來的,而是“喂”出來的。

《火煉真經》修行到一定程度,真氣至精至純,可煉周天萬物,此時就是修行“劫燼業火”的時機。

“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火族崇拜火焰,認為天地之氣流轉就是烈焰升騰,天地萬物都在火中熔煉生成,也將終結于烈火之中。

劫燼業火是火的終極,萬物的歸宿。其最恐怖之處在于能燃燒法力,凡修真者,無不懼怕。

可這種燃燒法力的神通怎么修行?要是一個控制不好,引火燒身,反將自己的法力燒沒了怎么辦?所以在修行劫燼業火前,有一個階段稱為“熄火”。

火族功法大成后以內天地為爐,修為為功,真氣為碳,熔煉天地萬物,將內天地比作火爐。

所謂熄火,就是修為不再發揮作用,內天地陷入寂滅之態。唯有如此,才能避免修行劫燼業火時,將自身真氣燃燒殆盡,油盡燈枯而死。

藍涅在鼠狼關的一戰中激發潛力,恰使自己陷入這種“熄火”的境地。

此時靈力消耗殆盡,只剩一股本源之力,而修為停止作用,虧損的靈力無法從外天地補足,內天地陷入空虛之態。似爐中無碳,想修行劫燼業火,就只能以外人的真氣為碳,這個階段稱為“喂火”。

修為即到,內天地卻空空蕩蕩,凡在此時與藍涅真氣相接的,真氣就會止不住的向藍涅涌去。這是藍涅的內天地,成了對方的外天地,二者互相交征之故。

這些真氣在藍涅的內天地里燃燒起來,最終只留下一絲燃不掉菁華,宛如灰燼,沉在爐中。

許道靈為了指點藍涅修行,也參悟過《火煉真經》和《赤火九變》,知道其中內情,才把藍涅派遣出來。不然在地師府中,哪有人給他“喂火”?

可到了南無鄉這里,南無鄉也無可奈何。他的對頭不少,捉幾個給藍涅喂火的事,他也不是做不出來,難在讓藍涅進入“熄火”的狀態。

一但進入這種狀態,將與普通人沒有區別。修成劫燼業火則神通大進,否則一身修為付諸東流。而且熄火之后,在喂火的過程中,一個沒有真氣可用的人,卻要源源不斷吸納外人的真氣,去粗存精,整個過程可謂驚險了。

但也不是有足夠的人喂火,這門神通就修成了。在喂火之后,還有一個階段稱為“火種”。

在喂火的階段,要吸收不知多少修士的精純真氣,只有以這股真氣為碳,才能修成可以燃燒一切真氣的劫燼業火。

但這些真氣來自不同修士,又精又雜,想燒起來談何容易?唯有點燃自身的根源之火,才能做到此事,這個階段稱為“火種”。就像煤炭的火焰遠勝草木,卻需要草木來點燃。

劫燼業火可以說是火焰的下一個階段,需用極致的本命之火才能點燃。如果修行此焰的人根基不足,則未等劫燼業火燒起來,自身根源將先一步枯竭。

只有安然度過“熄火”,“喂火”,“火種”三個階段,劫燼業火這門神通才算小成了。

火族強盛的時候,向來不缺“喂火”之人,但修成這門神通的還不一手之數,而死在修行此火過程中的,卻十倍都不止。

云雅想起火族有一種可以燃燒法力的靈焰,再聯想自己和陶瓷等人的情況,猜到此事或與劫燼業火有關。

藍涅則徹底反應過來,知道云雅和地上這白白凈凈的女子,就是被他燃盡了法力。

而這個面容扭曲,渾身抽動的大漢,則正在給自己“喂火”。在此期間,對方的法力會不斷燃燒,而且越燒越快,越掙扎損傷越大。

云雅當時只顧藍涅安危,并未掙扎,所以只是損失了法力。陶瓷雖然掙扎,但修為不高,所以損傷不大。

而袁飛,功力比云雅還強上一些,且越掙扎越厲害,難怪要吃這么多苦頭。

“你不要再反抗,能舒服一點兒。”藍涅想通關竅,好心提醒道。

不說還好,袁飛一聽這話,頓時怒火攻心,騰的一聲,在其手掌與藍涅的肩膀之間,火光一閃變成真正的火苗。

藍涅自是不懼,火勢卻順著袁飛的手掌涌上,進而沾染全身,最后在一連串的哀嚎咒罵之中,化作一堆焦炭。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抓我。”

云雅身上的法術束縛,在袁飛死后自行解開了。見袁游逃走,只剩陶瓷仍在,起身將其制住。

“我們是得令抓你,但也可能是一場誤會。你們可變化了真容么?還有,你為何要假冒我。我的法力又是怎么回事?”陶瓷一邊解釋,一邊問。

“誤會?這么說,你們要抓的不是我們了。可我都不認識你,何來冒充你一說?”云雅有些摸不著頭腦。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互通姓名,不過一時半刻,竟然釋通誤會。但法力盡失的事兒,云雅打個馬虎眼,沒有做出解釋。

另一頭,藍涅在廢窯墟中尋了半晌,終于在一根巨木下,把賴虎挖了出來。賴虎早在陶窖塌陷之前已經躲在墻角,除了幾處磕碰,就沒有什么傷勢了。

“哎呀,不好。”陶瓷忽的一跺腳,“我們來的時候,還帶著一件法器,萬一遇到沒有辦法應付的狀況,就可以擊碎法器。這件法器就在袁飛身上,想必已經毀去了,也不知被激發了沒有。你們把袁飛燒死,即便不是我們要找的人,木猿族也會找你們的麻煩。”

“如果是木猿族,即便來了人,也不至于對付我。”云雅不認為木猿族會為了一個御神期的族人,找她和藍涅的麻煩,反而對木猿族搜查的人起了興趣,“不過你們要找什么人,不若給我看看,若在這個寨子中,說不定我已經見過。”

陶瓷弄清了云雅的身份,已經消除戒心,雖然還對藍涅有些好奇,但也知道藍涅沒有對她不利的意思。又想袁飛已死,袁游不知哪里去了,自己又法力全失,能順便問問消息也好。便取出一副圖,上面有一男一女兩個人的畫像,女子頭戴銀環,男子身材奇矮,但手大腳大。

“環姐姐!”藍涅一看這圖,就向那頭戴銀環的女子喚道。

“還以為白來一趟,想不到竟有人識得此女。既然如此,你就跟我走吧!”

幾人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循聲望去,竟是幾人頭頂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朵白云。云頭站著一個拄著木杖的白發老者。

老者朝藍涅隔空一抓,藍涅頓時騰空而起,像個包袱一樣朝云頭飛去。

人是抓來了,但還沒有來的及駕云而走,同樣驚覺自身的法力開始往藍涅體內流去,且流逝的速度越來越快!

原來此人也是才到,感應到定位法器被激發,以為找到柳銀環了,但在云頭一看,卻是空歡喜一場。

正要退走,卻發現有人識得柳銀環,才起意抓走藍涅。對藍涅吸取他人法力的事,是不清楚的。

但這老者反應很快,捏著藍涅的手不動,另一手提起木杖,用杖根朝藍涅的肚子刺去。

能御空飛天的,都是入道的高手,法力深厚不是袁飛那層次的人可比的。藍涅被袁飛掌擊天靈,反而加快了吸收真氣的速度。但若肚子被這白發老者豁出一個窟窿,那也只能交代在這里了。

但這一杖竟未刺下。

老者忽覺握杖的手臂一沉,同時雙腳,腰間和脖子也一緊,竟是六道銀環箍住四肢,脖子和腰腹,法力流轉無礙,身子卻一動也動不了了。

“涅兒,你怎么到這里來了。”地面上,竟是柳銀環聞風趕來,已經恢復本貌,笑說道,“這老家伙想甩開你,你還不趕緊抓實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