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口嫌體正直

小說: 嬌妻誘人:閃婚老公別太壞 作者: 櫻桃小妞 更新時間:2019-08-11 02:17:02 字數:2305 閱讀進度:458/803

第四百七十章口嫌體正直

夏家爸媽老淚縱橫,一副瞬間蒼老了十幾歲的憔悴模樣。

夏若瑤見他們的情緒總算穩定了一些,這才適時地開口。

“爸,媽,夏依婷目前的狀況,你們也了解了我建議還是及時送到精神病院去”

哪知道夏母一聽,立馬反駁道,“不,不行,怎么能送到那種地方去。”

她紅著眼睛,“她在那種地方肯定過不好的,那不是人呆的地方啊。瑤瑤,你發發慈悲,讓我們把依婷帶回老家吧”

夏若瑤啞然,夏依婷都強烈反社會人格了,還帶回老家

她忽的想起小時候,在老家村口有個瘋女人成日晃蕩著。

平日里總是在大榕樹下傻呵呵的笑,有膽大的小孩子會丟石頭砸她,她也只沉默的不說話。

后來有一天,她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把刀,把村里的一家四口都砍得稀巴爛聽說是那家的男人摸黑想要侮辱那瘋女人,瘋女人被刺激到了,就開始發狂殺人。

瘋女人后來被警察強制帶走,她的親生父母壓根都不露面,就當沒生過這個女兒一樣

思緒飄遠時,夏父開了口,“瑤瑤,依婷這個狀況,真的沒辦法了嗎”

夏若瑤回過神來,“嗯,最好是在精神病院進行治療,否則有一定的危險性。”

夏父沉默了。

正巧咖啡館的電視上播放著一則新聞,女主播用凝重的語氣說,“對于7月18日世紀廣場殺人案一審案件開庭。7月18日,23歲的銀行女職工小袁在于朋友逛街時,被犯罪嫌疑人從背后連捅刀26刀,經搶救無效死亡。根據滬城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患有雙相情感障礙,案發時處于病發狀態一條無辜性命在刀下葬送,受害人父母表示將會繼續上訴”

隔壁桌坐著的客人們也不禁唏噓起來。

“唉,好好的一個女孩子啊,多好的年紀,還有大把的未來,就毀在了一個瘋子的手上。”

“誰說不是呢,可這兇手又是個精神病,我真是忍不住爆粗口了精神病就好好關起來啊,活不下去就自己去死,干嘛跑出來禍害別人”

“是啊,精神病、未成年,都不能成為罪犯的保護傘,無論怎么都應該血債血償。人家一個女生好好地逛街,招誰惹誰了”

“”

紛紛議論,夏家爸媽也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要換做平日里,他們看到這樣的新聞,怕是也會跟其他客人一般,指責起那個精神病殺人犯。

但此時此刻,兩人都出奇的沉默。

夏若瑤不知道他們在想什么,但她能猜到他們此時的心情肯定不好受極了。

過了很久很久,杯中的咖啡都有點涼了,夏父總算是開了口。

“送到精神病院里去吧。”

“老夏”夏母有些詫異的看向自家丈夫。

“依婷這個狀態,帶回老家太危險了。我知道你心疼她,我是她爸爸,難道我不心疼嗎”

夏父面容沉重,“可她正常的時候,我們倆都管不住她,現在她精神有問題了,要真的發起狂了,我們更管不住”

夏母還有點猶豫,“可是”

夏父語氣堅決,“她現在都可以瘋到去對瑤瑤下手,萬一哪天,她嫌我們管她太緊,拿刀砍我們呢”

夏母顯然沒想到夏父會說的這么直白,一時間也愣住了。

夏若瑤靜靜地看著他們,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氣。

看來爸爸還是明白事理的。

幾人又坐著聊了好一會兒大部分時間都是夏父在勸說夏母,夏若瑤全程都沒怎么說話。

經過這次的事情,她感覺自己跟養父母之間仿佛有了一道看不見的隔閡。

那道隔閡,將他們越分越遠,將他們變得如陌生人一般客客氣氣。

最后,夏母也只好點頭答應下來,“好,送去精神病院。”

她的淚水再一次止不住,轟然落下。

夏父抬起蒼老的面容,懇求的看向夏若瑤,“瑤瑤,爸媽可以求你件事么”

夏若瑤坐直了身子,“爸,您說。”

“我想麻煩你幫幫忙,幫我們在精神病院找份工作”

“”

“隨便什么工作都成,就算在后勤當清潔工都可以反正只要讓我和你媽能在精神病院守著依婷就成不然她一個人在那種地方,我和你媽也放心不下,好歹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我們能放心一點。”

夏父說著,又站起身來,朝著夏若瑤,深深地來了個90度的鞠躬。

這個動作,讓夏若瑤的心里沉甸甸的。

到底,還是隔閡了。

如果是親生父女之間的,哪里會有這么客氣的必要。

眼見著夏母也要站起身來,夏若瑤忙拉住她的手,“媽,爸,我答應你們。”

在精神病院那種地方安排一個工作,不論對唐家還是明家來說,都是件小事。

見夏若瑤答應下來,夏家爸媽松了口氣般。

接下來,又說了些無關緊要的話,就差不多要分開了。

夏若瑤將養父母送出醫院大門,看著他們互相攙扶著,緩緩遠去的身影,鼻子有點酸。

一陣風刮過,她瞇了瞇眼睛。

今天風沙有點大。

等夏若瑤再次回到病房的時候,李膺在門口有點緊張的左顧右盼。

見到夏若瑤的身影,就跟見到救命稻草一般,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少夫人,你可算回來了。”

“呃,李助理,有事么”

“明總一直在找你呢。”

“他找我”

夏若瑤下意識的從口袋里拿出手機,卻發現不知什么時候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

李膺也猜到了原因,小聲道,“少夫人,你還是趕緊進去吧,明總好像有點不高興了。”

夏若瑤無奈的點點頭,“好吧。”

她推開病房門,走了進去。

病房里的窗簾拉上了一大半,只留了點小縫透光,整個病房昏昏暗暗的,莫名安靜的有點詭異。

那男人難不成在睡覺

夏若瑤剛朝前走一步,就聽到里面傳來一聲不耐煩的吼聲,“滾出去”

這不客氣的聲音,讓她的身子都抖了下。

“噢,那我走了。”

她壯著膽子,回了一句。

里頭的人靜了一秒鐘,沒好氣的又吼了一句,“你敢走,腿給你打斷”

夏若瑤嘴角一抽,“”

這男人的口嫌體正直,真是沒救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