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 13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0:03 字數:2488 閱讀進度:13/105

13 暗海生波1

解藥已經連續服了數日,另外一瓶治療外傷的,莫離也給丑奴敷上了。

這幾天,丑奴的臉上都纏了繃帶,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隨藥送來的說明中寫到,藥要連續敷著七日方可取下。

到了第七日,莫離一早便敲響了丑奴的房門。

推門進去,看到丑奴正在解開纏著臉的繃帶。

看著繃帶一環一環地慢慢取下,莫離有點沒來由地有些緊張。

“我,我去給你拿面鏡子。”

說罷便跑去客房取了面銅鏡過來。

再度走進丑奴屋里,只見繃帶已全部褪下,落在丑奴腳邊的地上。

丑奴背對著莫離,靜靜地站著。

莫離輕輕地喚了一聲。

丑奴這才從自己紛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轉過身看向莫離。

哐當一聲,莫離手中的銅鏡落地,在地上翻滾,發出刺耳的轱轆聲。

雖然早就知道丑奴定不是普通人,莫離也曾想象過丑奴在解了毒之后恢復的容貌是個什么模樣,但今日親眼所見,震撼效果更是不可言喻。

眼前是這樣一個男子。

雖身著粗衣布鞋,但氣度軒昂。

眼若晨星,飛眉入鬢。

略顯淡薄的嘴唇輕抿著。

手中雖未提劍,卻有一股俠客之勢。

丑奴習慣性地背單手而立,用復雜的眼神看著莫離。

莫離這才回過神來,發覺自己失態,連忙蹲下身子想撿起方才掉落地上銅鏡。

不知為何,這樣出色的丑奴,讓莫離覺得很不自在。

他們仿佛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之間的距離,猛地拉開了很遠。

收起心中淡淡的失落,莫離將鏡子遞過去。

“想不到,你竟生得如此好看,丑奴這個名字,也不能再叫了吧。”

丑奴握住莫離遞來鏡子的手。

“這名字,你可以叫,我的命,也是你給的。”

莫離訕訕地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

“不必這樣,換了是誰,能救的我都會救的,不用覺得虧欠我什么。”

兩人之間一陣尷尬。

沉默了半晌,莫離抬起頭笑道:“我去忙活了,你再休息休息。”

說罷便走至門邊。

莫離沒有回頭,背對著丑奴問道:“你傷好了,就要離開了吧?”

身后的丑奴沒有回答。

莫離落寞地笑了笑:“走之前和我打聲招呼,我好做頓飯給你送行。”

待莫離走遠后,站在房中的丑奴才漸漸松開了方才緊握銅鏡的手。

對于這個救他一命的善良男子,他心中有種奇怪的情愫緩緩滋生。

他身在白道,向來對除了主持正義,鏟奸除惡之外的不感興趣。

他樹敵無數,多少人時刻想取了他的項上人頭。

從小,他師傅便教導他莫要輕易相信他人,這個世上,他從不輕易對人卸下心防。

加之這次遭到好友叛變,對他打擊更是慘重。

好不容易抓住僅有的機會逃出生天,他心中難免會生出嫉恨的情緒,如果不是有莫離春風化雨般的陪伴,他不但會走火入魔,失了那一身傲人的功夫,更甚者會丟了性命,歸于塵土。

對于莫離,他自覺虧欠太多,所以導致感恩的情緒,壓過了心中莫名的暗涌。

直至今日,莫離提到要為他踐行的事,他這才憶起兩人相聚的時日已所剩無幾。

面對莫離云淡風輕的話語,丑奴知道這其中包涵著太多不舍。

但他背負的道義卻讓他無從選擇。

除了無奈地慨嘆之外,他也只能選擇暫時維持現狀,必要的時候,再轉身離開。

晚上,莫離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

兩人安靜地吃著東西,很有默契地都沒有提及離別的事。

收拾了碗筷,莫離對丑奴交代一聲:“待會到我房間來一趟罷。”

丑奴頷首,表面平靜,心中卻翻江倒海,不知莫離叫他去房間作甚。

第一次有點忐忑地敲響了莫離的房門。

莫離帶丑奴進門,打開了房間中的一個暗格,從中取出一塊玉訣。

“這塊玉訣是在你身上找到的,我猜定是名貴之物,現在物歸原主。”

丑奴心情復雜地從莫離手中接過玉訣。

那玉訣其實是天道門門主所有的御龍令,見此令牌便如親見武林盟主,可號令天下白道群雄。

那玉訣當日因他被擒,落入賊人手里,他在突出重圍的時候,重創了那賊人,好不容易才將它奪回。

待他清醒之后,便再無玉訣蹤影,他一直以為是在逃亡中掉落了,還想著之后有機會再派人去尋找。

丑奴用手指摩挲著玉訣,那上面還帶有莫離淡淡的體溫。

“想不到客棧被蒼龍門那幫賊人搜了個透徹,也未能找到這塊玉訣。”

莫離笑道:“這是老爺子設計的暗格,不知內情的人很難發現。老爺子走之前告訴我,這暗格只有我才能打開,就算有人想強行撬開,也只能讓里面的寶物隨著暗格一起毀掉。”

“原來如此。”

莫離一邊說,一邊將暗格恢復原狀。

“本來我還想著這暗格對我沒什么用處,只是拿來置放一些閑雜物品。這次總算能派上用場了,也不至于讓它在我手中暴殄天物。”

剛想道謝,丑奴便眼尖地看到暗格中似有一水晶之物。

不自覺地便問出聲來:“那是何物?”

莫離楞了楞,看向暗格。

“你說的是這個?”

莫離在暗格的角落中將那水晶球拿起。

晶亮透明的球體里,有只活靈活現的水晶龍。因為莫離肖龍,這是過生日時父母送的禮物。莫離很是喜歡,便為那小球穿上繩子,當掛飾隨身帶著。

這東西在現代來說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在身為古代人的丑奴眼里,絕對是個稀有之物。

丑奴接過水晶球端詳,腦海中復雜的思緒迅速地相互沖撞。

“丑奴?丑奴?”

莫離叫了好幾聲,才將發呆的丑奴喚回神來。

“這掛飾是我父母留給我的遺物,很漂亮是吧?”

看著莫離將掛飾戴在脖子上,丑奴的眼神暗沉下來。

“除了我,還有誰見過這個掛飾?”

莫離想了想:“還有久孺和藥郎吧?”

知道他們三人的關系,丑奴松了口氣。

“莫離,聽我一勸,這東西你千萬別再讓他人看見。”

莫離見丑奴神色不對,趕緊將水晶球取了下來,放回暗格里。

“平日我都不會戴的,怕油煙弄臟了它。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嗎?”

丑奴搖了搖頭。

“沒事,我先出去了。”

雖然有些奇怪,但莫離也沒將這事往心里去,轉過身便忘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