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 14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0:04 字數:3357 閱讀進度:14/105

17 暗海生波2

日子又過了幾天。

雖然莫離早已做好了“第二日醒來丑奴可能已經不在了”的心理準備,但每天都還是能在客棧里見到他。

一日清晨,鳥兒站在窗欞上啼叫,翅膀呼哧的聲音將莫離從沉睡中喚醒。

起身穿著,打算去水井邊打水略作梳洗。

剛至院內,便看到丑奴在后院劈柴。

莫離現在仍不知丑奴的真實姓名,只能姑且著這么叫,但這名字與丑奴現在的樣貌,實在是相差太遠。

看到莫離走進院子,丑奴停下了手中的活計,對著他微微點頭,便當是打了招呼。

莫離抱以微笑,輕步走到丑奴身后的水井邊。

視線不由自主地望身后瞟去。

時至盛夏,便就是早晨,暑氣也重,何況是在干體力活的丑奴。

丑奴的上衣已經全部褪去,露出堅實的臂膀。

背上與手臂的肌肉隆起,汗水隨著身體的線條,從肩脖處不斷淌下,流至窄腰處。

不知道那些被衣物阻擋的部分,會是個怎樣性感的光景?

視線被丑奴綁在腰上的衣物阻擋,有點晃了心神的莫離趕緊把頭擰了回來。

用冰冷的井水撲在臉上,才稍微降下了一些溫度。

莫離咬咬牙,用手揮了自己兩個耳光,將那奇怪的思緒打散。

在這種明媚爽朗的夏晨,自己到底在胡思亂想些什么東西!

“你在做什么?”

丑奴的聲音忽然在頭頂炸起,莫離有些驚慌失措地抬起了頭。

丑奴彎著腰,那張俊美到極致的臉如特寫鏡頭般放大在自己眼前。

因為剛才自己的齷齪想法而有點心虛,莫離飛快地后退幾步,與丑奴拉開距離,擺擺手道:“沒事沒事……”

話還沒說完,丑奴便逼近過來。

一手扯住莫離,另一手捏起他的下巴。

“怎么把自己的臉打紅了?”

莫離一聽到丑奴這么問,臉更是燒得厲害。

“我,我我……”

“昨晚做噩夢了?”

丑奴的聲音溫柔而富有磁性,“要去再睡會兒么?“

莫離搖搖頭,避開丑奴的視線。

被丑奴觸碰的皮膚陣陣發燙,心跳也快得不可思議。

丑奴盯著他的臉,忽然冒出一句:“我餓了。”

莫離楞了楞,這才反應過來。

趕緊將手從丑奴手中抽了出來。

“我,我這就去做飯……”

逃也似的離開,躲到廚房中的莫離,趕緊開始生火燒水。

漸漸忙碌起來,他才勉強將剛才的事情放了開去。

今日的客人不知為何出奇地多,仿佛像是約好一般,都涌到店里來了。

很多人站在門口排隊,等了許久也沒有空位。

在客棧里邊用膳的人也都是江湖人士,總得講究個先來后到,所幸客人們沒有因為搶座位而打起來。

莫離在廚房忙得不可開交,連在外邊幫忙的小童,傳菜都快要傳到腿軟,這便可以想象廚房里是個什么光景。

好不容易將最后一批酒足飯飽的客人送出了門,莫離拖著疲累的身體,在客棧門外掛上打烊的牌子。

將桌椅板凳收拾了一會,莫離捏了捏發酸的腰,想著是不是應該多貼一個“明日歇業”的告示。

草草地和丑奴一起吃飯,莫離由于操勞過度,雖然餓得很,卻又吃不太下,只想趕快回房好好睡一覺。

丑奴看出他的疲累,也不讓他收拾碗筷,便押著他回屋休息去了。

莫離躺在柔軟的床上,頭一沾到枕頭,意識便開始迷離起來。

睡了大約一個多時辰,窗外傳來打更的聲音。

三更了……

翻了個身,將臉朝向里頭。

天不遂人愿,剛想繼續睡眠,他卻被人在背后推了一把。

莫離揉揉眼睛,坐起身來。

“誰……”

好不容易撐開眼睛,看到坐在自己床邊的三娘,身后還站著她的相好阿土。

“你們怎么來了……”

三娘抓起莫離床上的葵葉扇子猛扇。

“熱死老娘了!”

三娘抓著莫離的肩膀搖晃:“你快清醒一下!老娘餓死了,想吃你做的菜。”

莫離睡眼惺忪地看了看三娘身后的阿土,阿土無奈道:“三娘陪我出去辦事的這幾天,什么都吃不慣,你看,這都餓了快一天了。”

莫離拿三娘沒辦法,只得起身下床。

穿好鞋,慢騰騰地挪到廚房里。

今天實在是太累,他走起路來感覺連腳步都有些虛浮了。

拿起火折子剛要蹲下來點火,便看到身體被后方投來的黑影所籠罩。

莫離回頭一看,丑奴正一臉怒容地站在自己身后。

被忽然出現的丑奴嚇了一跳,莫離摸了摸自己的心臟:“丑奴,是你啊?”

丑奴低聲道:“你這是在做什么?”

莫離看著自己手中的火折子,“三娘回來了,我要給她做飯……”

“胡鬧!”

丑奴將莫離手中的火折子奪了過來:“三更半夜做什么飯,回去好好睡覺。”

莫離還沒見過這樣生氣的丑奴,有點被嚇到。

“干什么呢,三娘好幾天沒好好吃飯了……”

“我不管。”

莫離對這樣無理取鬧的丑奴有些無奈。

“你聽我說……”

丑奴哪耐得下性子聽莫離的解釋,見莫離不聽自己的,便一把將他扛到肩上。

“喂!丑奴,放我下來!”

無論自己怎樣掙扎,丑奴就是不動如山,徑直扛著人往里屋走去。

剛到莫離房門前,便見三娘雙臂環胸,堵在門口。

“喲,什么時候我家莫離的事也要你來管了?”

丑奴沉下臉:“讓開。”

三娘還真是很少遇到這樣不給自己面子的,說話聲音都尖刻了起來。

“老娘肚子餓,就要吃莫離做的飯,你才應該給我讓開!”

掛在丑奴肩上的莫離見他們二人之間劍拔弩張,頗有些一觸即發的危險,只能好言相勸道:“你們都別沖動……”

話還未說完,對峙著的兩人便已經動起手來。

丑奴肩上掛著一個人,只能單手迎戰。

但他氣息穩定,步伐變化如蓮,招式大張大合,有力抜千鈞之勢。

三娘對對手估計不足,一時間處于劣勢。

被丑奴的精妙武功激起了興致,三娘火力全開,掌風如紅舌,步步緊逼。

丑奴依勢逐一化解。

腿上四兩撥千斤,見到三娘下盤有隙,一下將其撂倒。

虎虎生風的拳頭眼看便要往三娘臉上砸去。

那巨大的沖力眼看便要往三娘身上打去,卻硬生生地在距離還剩一毫之處險險停下。

三娘看著近在眼前的拳頭,咽了咽口水。

丑奴見三娘斂了氣焰不再挑釁,手上暴起的青筋才漸漸消了去。

將手放了下來,丑奴道:“莫離今日太累,要吃飯明天請早。”

說罷便是一副送客的架勢。

此時的莫離已被放了下地,頗為尷尬的看著兩人。

剛才出去給三娘買富貴堂燒餅的阿土剛好回來,不知之前發生的事,看到滿屋狼藉,即刻乍舌道:“誰又來搗亂了,老子這就去收拾他!”

緊張的氣氛頓時消解,三娘笑出聲來。

“好小子,這身功夫真俊,十個三娘估計也不夠你打的。”

黑道之人性情爽朗,只要是敗在真才實學的人手里,也不會惱羞成怒。

看了看莫離眼下的青紫,三娘知道這次是她有些過分了。

走上前拍拍莫離的肩膀。

“好樣的,幾天沒見,你又收服一頭大熊。”

不理會一頭霧水的莫離,三娘走到丑奴身前,用手指戳戳他堅實的胸肌:“老娘今天輸給你,沒話說,我走。”

說罷便領著莫名其妙的阿土揚長而去。

莫離看著因為剛才一場打斗而滿目蒼痍的臥室,悲嘆道:“好了,現在也不用睡了。”

破爛的客棧今日恰好客滿,難道要讓他去睡柴房?

丑奴自知沖動犯下錯誤,面色有愧,將莫離扯到自己臥房。

將莫離往床前推了一把。

“你睡。”

莫離撓了撓頭,“那你呢?”

“別管!”

被丑奴那么一吼,莫離只得乖乖爬上床去。

丑奴見他上了床,便在一旁找了張木椅打坐。

莫離在床上翻騰了半晌,不見睡意,腦中老惦記著丑奴,便扯過被子偷偷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丑奴?”

“……”

沒見丑奴回應,莫離只好將聲量再放大一些。

“丑奴。”

“……”

莫離怒。

“丑奴!”

丑奴這才無奈地睜開眼睛,“怎么了?”

莫離坐起身,“別打坐了,你也睡吧,我們擠擠。”

莫離往床里挪了挪,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丑奴眼神飄了過去,略帶了些尷尬。

“過來啊!”

丑奴這才走了過去,脫去外衣,躺了下來。

兩人背對著背,一肚子心思。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