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0:24 字數:4228 閱讀進度:35/105

35 文煞1

山中無歲月,此言不虛。

兩人在這世外桃源廝磨了一段時光,當時覺得平淡無味,但在后面的艱難時日里想起來,確是幸福得宛如置身天堂。

但是,終于還是應了那句老話:該來的躲不過。

那日夜里,這片山清水秀的地方,忽然火光沖天。

火舌將小屋周圍環繞的花草瘋狂地吞噬。

即使是那些輕易可以要人命的東西,在火焰面前,也脆弱得不堪一擊。

放火的人是極其聰明的,選在這個人處于深度睡眠的時辰燃起大火。

阿忘是在睡夢中聞到了不同尋常的焦灼味道,才將莫離推醒的。

莫離趕緊穿好衣服出去查看,但是,他看到的只是一片汪洋火海。

莫離意識到了什么,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眼前一陣發黑。

阿忘接著莫離癱軟下來的身子,聲音也不免急切起來:“莫莫,你怎么了?你別嚇我!”

莫離使勁咬了咬嘴唇,直到嘗到了鐵銹味兒。

痛楚使他稍微清醒了一點。

火燒得很快,看來用不了多久,那些天然的毒物屏障就會被完全清除掉。

莫離扯了床上的棉被,用水瓢舀了水澆濕了,蓋在阿忘身上。

他將阿忘推到房里,翻來覆去,最后只能將身型高大的他塞進衣柜里。

莫離捧著阿忘的臉,用自己的額頭抵著他的。

“阿忘,莫莫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應我。”

似乎看出了莫離眼底的悲慟,阿忘聲音有些顫抖:“什么事……”

莫離被火焰映照得閃爍出微微光亮的眸子里,有恐懼,有堅定,還有太多的不舍。

“待會兒無論發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聲,不要出來,好嗎?答應我!”

這時候的莫離和平日的太不相同,阿忘除了點頭,竟說不出其他的話。

事不宜遲,莫離趕緊將柜門掩上,自己則走到門外。

應該是他來了吧?

莫離嘴角一片苦澀。

除了他,沒人知道這個藥谷。

除了他,沒人知道這個藥谷里的花花草草都帶著劇毒。

除了他,沒人能把所有逃生的路都封斷。

韓子緒,你做事情,果然狠絕。

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面對。

莫離就這樣傲然地站著,像赤色煉獄中挺立的一抹素白。

終于,在火焰把花草的毒性全部摧毀之后,莫離意料中的人物出現了。

那人凌空飛度,以絕佳的輕功越過尚有余焰的焦黑土地,飄然而至,落到莫離跟前。

莫離見韓子緒身后似乎沒有跟著其他人,心中不禁暗暗松了口氣。

多日不見,韓子緒估計是因為鏟除了蒼龍門,又暫時打敗了自己的死對頭,整個人容光煥發,英氣更顯。

依舊是那身精致白色長袍,不同的是,他手中握著的兵器變了。

莫離撇了一眼,那寶劍手柄上鑲嵌的,正是自己那日送給韓子緒的龍晶。

他終于還是得到了,那把天下第一的奇兵——游龍劍。

他應該很得意吧?莫離心想。

天下奇兵到手,通過大挫邪道的威風而鞏固了自己的門主地位,收拾了昔日陷害自己的蒼龍門,現在不僅是天道門,就是整個白道武林,再沒有人能撼動他的地位。

韓子緒,你果然厲害。

但是就是在此時此刻,莫離還是有點天真的以為,韓子緒這次只是過來找他的。

當然,這也是韓子緒此行的目的之一。

“離兒,別來無恙?”

莫離嗤笑一聲:“如果沒有韓門主來這里放火搗亂,我可能會更好。”

韓子緒沒有理會莫離的冷嘲熱諷,接著往下說:“我聽喬二說,喬一去找你麻煩了?”

莫離渾身一震。

果然還是逃不過韓子緒的眼睛。

“你抓住他了?”

韓子緒道:“本來是要抓他的,不過從他的慘狀來看,我貌似還救了他。”

莫離冷笑道:“那還要托韓門主的福,給我送了個這么大的麻煩。”

韓子緒眼中稍有愧色,道:“對不起,害你受委屈了。”

莫離一陣沉默,半晌之后,才道:“韓門主,且不說我們過去的恩怨,但此次你放火焚了藥谷,你讓我日后如何與藥郎交代?”

韓子緒苦笑:“若是不這么做,離兒你愿意出來見我?”

莫離在心底說了句:我確實不想見你。但面上卻一片清冷之色。

韓子緒正色道:“聽喬一說,你這里收留了一個人?”

莫離心中一驚,這才反應過來。

難道韓子緒此行目的是阿忘?

莫離不動聲色道:“你說阿忘?他已經離開了。”

“阿忘?”

“可是我查了一下,貌似你當日離開客棧,是帶著另外一個人一起走的。”

莫離忍無可忍:“我說你夠了!韓子緒,我說阿忘走了就是走了,你要是想找他就自己去找,趕快給我滾!”

韓子緒搖頭道:“莫離,你不是江湖人,不知道其中險惡。”

莫離道:“險惡?確實是的。”

莫離的目光盯著韓子緒,讓他一陣心虛。

清咳一聲,韓子緒道:“莫離,你可知道你口中的阿忘是何許人也?”

莫離搖頭:“我救人從來都不會問別人的身份,這點你應該很清楚。”

韓子緒道:“他正是邪道統領,一言堂堂主——文煞。”

莫離心中大驚,想不到阿忘的來頭如此之大。

“那又怎樣,對我來說,我只是救人而已,是正也好,是邪也罷,對我來說都一樣。”

韓子緒道:“我知道他還在這里,你把他交出來吧。”

莫離趕緊搖頭道:“他不在這里,你趕快走!”

韓子緒看出了莫離眼中些許的慌亂,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沉下心來,以驚人的耳力探聽四周的呼吸聲。

最后,他推開擋在門口的莫離,走了進去。

莫離趕緊跟了進去。

韓子緒站在破舊的衣柜前面。

只見韓子緒拔出游龍劍,猛地一下就要往柜子里刺。

莫離一看心神劇裂,趕緊飛身向前,擋在柜門面前。

韓子緒見莫離忽然沖了進來,趕緊收住手勢。

“莫離,你瘋了!!”

知道瞞韓子緒不過,莫離只能賭了。

“你不能傷害阿忘,他現在什么都不記得了,他現在對大家都是無害的!”

韓子緒眼中殺氣頓起。

“莫離,你別天真了,如果你清楚一言堂如何殺人不眨眼,如何為害武林,你就不會說這種傻話了。”

莫離搖頭道:“我不管,我只知道,現在的阿忘很善良,他不是文煞,至少他不是你口中說的那個文煞。”

韓子緒沉下臉:“今日他是因為受傷才會這樣,你可不能一時心軟,把猛虎看成了兔子。”

莫離護著柜子的身型巋然不動,他只是定定地看著韓子緒的眼睛:“韓子緒,你要殺阿忘,今日就踩著我的尸體過去!”

韓子緒聞言大震:“莫離,你!”

躲在柜中,清楚聽到二人對話的阿忘,此刻卻沖了出來,將莫離緊緊摟在懷里。

“你不可以傷害莫莫,我不會讓你傷害莫莫!”

韓子緒一看到昔日不共戴天的宿敵竟然摟著莫離,頓時殺氣沖天。

將內力提起,幾個掌風朝阿忘打去。

阿忘抱著莫離險險避過。

見韓子緒是下了死手在打,阿忘怕他誤傷到懷中的莫離,趕緊將莫離推至一邊。

“莫莫,你小心……”

話還未說完,便被韓子緒找到了空隙,一掌擊在阿忘胸前。

阿忘被韓子緒一擊,整個身體向外飛去,將木屋硬生生地撞出個大窟窿。

阿忘在外面的空地上翻滾了好幾圈,才停了下來。

莫離見阿忘被打飛出去,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嚇得不輕。

他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托起阿忘的身體。

阿忘的唇角溢出鮮血,額上與后腦勺也裂開了大口子,雙目緊閉,也不知道傷得怎樣了。

“阿忘,阿忘!!!”

莫離抱著阿忘,憤恨地瞪著韓子緒:“若是阿忘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韓子緒看到了莫離眼中的恨意,但是大義當前,他也別無選擇。

“離兒,你讓開!”

莫離放下阿忘的身體,站了起來。

“韓子緒,你要是還有點良心,你就放我們走,算我求你。”

韓子緒搖頭:“離兒,你應該知道,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我不管我不管!你……”

莫離還沒把話說完,忽然看到與他對面的韓子緒神色大驚。

莫離不知為何,但在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阿忘鉗在了手里。

阿忘的手緊緊地扣著自己的喉嚨。

莫離喘不過氣來,一陣窒息。

身后響起了一個猶如鬼魅的低沉聲音:“韓子緒?”

韓子緒一聽,便知道他所熟悉的那個文煞回來了。

那個令整個白道驚恐不安的魔頭。

那個視人命如草芥,唯恐天下不亂的魔頭。

韓子緒提起游龍劍,內里催動,游龍劍發出幽藍的銀光。

“文煞,放開莫離,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文煞聽言發出駭人的狂笑。

“對我不客氣?嗯?”

說罷,手中的五指逐漸收攏。

莫離脖子一陣劇痛,雙手不斷地扒著文煞的手指。

怎么會這樣?

莫離的心中很亂。

阿忘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文煞像提小雞一樣把莫離的身子提了起來。

“好像這個人對你很重要嘛,韓子緒。”

韓子緒見莫離在文煞手中受苦,心中劇痛,但又不能露出絲毫擔心的神色。

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露出一點破綻,不僅他自己,就連莫離估計也活不過今晚。

他實在是太清楚這個魔頭陰狠的手段。

“文煞,你放了莫離,我保證今晚不會為難你。”

文煞往地上啐了口帶血的唾沫,笑道:“你當我白癡?韓子緒,你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是把手中的免死金牌給了你,我還有命走?”

韓子緒與文煞打過數次交道,對對方早就已經知根知底了。

不能讓離兒出事。

韓子緒背脊一片冷汗。

“你到底要怎么樣!”

文煞笑道:“讓你外面的人,都撤了。”

韓子緒毫不猶豫,從腰間取出信號彈,拉開。

一道煙火升起。

文煞見時機已到,一個手刀將莫離劈昏。

“文煞,你!”

文煞提起輕功,數次騰躍,便在黑暗中失去了蹤影。

不久之后,空中傳來他的聲音:“韓子緒,你與我之間,終究要有個了結的,洗干凈脖子在家等著吧!”

韓子緒由于顧忌著莫離,知道不能放人去追,否則將文煞逼得太緊,莫離定有性命之憂。

憤恨地看著文煞的身影遠去,韓子緒眼中的殺意漸漸轉為陰沉,最終隱入深邃的眼里。

“門主。”

天道門的心腹跪在他腳后。

韓子緒轉過身來時,表情上再無一絲破綻。

“傳密令過去,我們在一言堂里養了那么久的人,也該派上用場了。”

兩名心腹聽了,略有深意地互看一眼:“是!”

正邪決戰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