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 36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0:25 字數:3406 閱讀進度:36/105

36 文煞2

莫離迷迷糊糊中,似乎被帶著走了很遠的路。

剛要清醒,就又被人弄暈。

到了后來,莫離寧可裝著也不愿再睜開眼睛了。

等到終于安定下來,莫離是被水潑醒的。

天氣很冷,一盆冷水照著頭淋下來,那刺骨的寒,想不醒都沒辦法。

莫離撐著身子坐起來,牙關直打顫。

環著自己的身體,莫離抬頭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

金碧輝煌。

莫離只能想出這樣一個詞來應景。

確實是的,這簡直可以說是民間的皇宮。

雕梁畫棟,氣勢磅礴。

就連每樽花瓶,每幅字畫,每個裝飾的器皿,看起來都價值連城。

我到底在哪里……

莫離心中沒來由地慌亂。

身邊的人鄙視地斜了他一眼,向另一個人道:“他醒了,去請主子過來吧。”

那人唯唯諾諾地退下了。

等待的時間很長,沒有人有給莫離更換濕衣的意思。

莫離只能蜷著身子縮在那里。

好冷……冷到意識都快模糊了……

啪地一聲,背上的一陣劇痛將莫離從迷離中拉扯回來。

痛!

莫離抬眼,看到剛才潑他水的那人,正兇神惡煞地拿著鞭子。

“主子沒來,你可別給我昏過去,醒著等,知道嗎?!”

這里的人,對他絕對沒有任何善意。

莫離的身體,蜷得更緊了。

阿忘,阿忘你在哪里……

莫離在與寒冷和疼痛斗爭了半天,苦苦地撐著不讓自己睡過去,終于,正主兒出現了。

他眼睜睜地看著昔日纏著自己的那個阿忘,換上了用絕好料子剪裁、繡著精美暗線圖騰的黑袍,就是這樣陌生、這樣不可一世地進來了。

莫離瞪大了雙眼,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人。

他努力地在那雙曾經的雙眸中尋找阿忘的蹤影。

但最后,莫離失望了。

阿忘,似乎不見了。

文煞一進刑房,便看到那被自己抓來的俘虜,傻愣愣地看著自己。

那真是一個瘦弱的、其貌不揚的男人。

此刻,身上被潑了冷水,頭發散亂地糊在臉上,衣裳顏色深淺相間,實在是惡心到極點。

文煞撇了撇嘴。

他有很嚴重的潔癖。

不過,他還是接過了身旁人手中的鞭子,蹲下,用手柄托起莫離下巴。

“你是第一個在知道我身份之后,還敢這樣盯著我看的人,有點膽色,嗯?”

莫離眼中帶著傷痛。

阿忘,在不久之前,你不是說過,你喜歡我這樣看著你嗎?

“真是奇怪,韓子緒是怎么看上你的?”

文煞的眼中滿是鄙夷。

莫離顫動著雙唇,艱難地吐出幾個字:“你,都不記得了?”

文煞冷笑道:“記得?記得什么?我當然記得。”

莫離眼中出現了一絲名為希望的火光。

“我當然記得你那相好韓子緒所做的‘好’事,放心,我會全部還給你的,連本帶利。”

那一霎那,莫離最后的期待熄滅了。

那個阿忘已經消失了。

單純的、天真的、無憂無慮的阿忘。

纏在自己身邊,整天叫著莫莫、莫莫的阿忘。

善良的、耍賴的阿忘。

……

他被殺掉了。

被一個名叫文煞的人。

狠狠地殺掉了。

想起昔日與阿忘相處的點點滴滴,莫離眼中浮出一絲淚霧。

但他沒有讓它落下來。

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兇狠的文煞面前,軟弱只會增加自己的痛苦,讓自己更無地自容。

他不再是阿忘了。

他只是一個痛苦地活在權力斗爭中的魔頭而已。

看到莫離眼中憐憫的神色,文煞沒來由地肝火上升。

手中幾個鞭子抽了下去。

鞭子劃開皮肉的聲音,刺耳得難受。

劇痛讓莫離險些昏了過去。

衣裳被劃破,露出大片帶著鞭痕的皮膚。

文煞看了莫離一眼,一把將他糾了起來。

“這個東西……御龍令?”

文煞試圖將莫離脖子上的玉訣扯下來,卻發現連接著玉訣的,是寶劍難斷的捆仙索。

“連這東西都在你身上,看來,韓子緒對你可是動了真心哪!”

莫離冷冷地看了文煞一眼,沒有說話。

“這東西,對我來說沒多大用處。不過作為戰利品,也還是有些價值的。到時候我可以當著韓子緒的面,將你的頭砍下來。我要讓他明白,這東西,就是用捆仙索也系不住……”

莫離聞言,啐了一口唾沫在文煞臉上。

文煞沒有躲開,只是瞳孔微縮,鉗著莫離的手猛然收緊。

“呃……”

莫離喘不過氣來。

不過,他眼中并沒有害怕。

死吧,就是死了,事到如今,也沒什么所謂了。

看到莫離臉上露出解脫的神色,文煞松手,將莫離的身子砸到地上。

撞擊中,碰到背上的鞭傷,莫離疼得臉色一陣發青。

“想死,沒那么容易。”

文煞將莫離身上的衣袍撕裂,清楚地看到了身體上青紫的□痕跡,星星點點地從胸口一直蔓延到腰腹處。

“看來,韓子緒還挺疼你的嘛。”

莫離嘴角扯出譏諷的笑。

那是你弄的,關韓子緒什么事。

不過,他還沒有傻到把這句話說出來。

“嘖嘖嘖,真不明白,韓子緒對著這樣一張臉,下面怎么硬得起來?”

文煞打了個響指,立刻有人魚貫進來。

“今天,賞給你們一個人。”

文煞將莫離從地上扯起來。

“他來頭可不小,知道是他是誰嗎?”

站成一排的下屬眉目低垂,沒有回話。

文煞笑道:“他,可是韓子緒的心頭所愛哪!”

聞言,那幾個人幾乎是不約而同地抬起了頭。

莫離從他們的眼中,看出了兩個字——仇恨。

“韓子緒殺了不少你們的親朋好友,今天,你們也有機會讓他的人嘗嘗苦頭了。”

那幾個人屈膝跪下:“多謝主上!”

文煞將莫離甩到那些人腳跟前:“不過,他對我還有用,留他一條命,別給我玩死了。”

莫離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

逃。

對,他要逃。

文煞已經瘋了。

他是個瘋子。

莫離清楚地知道,文煞要對他做些什么。

不行,不可以!

莫離在心中大叫著。

老天,請你不要對我如此殘忍。

可惜,上帝是不存在的。

他眼前的,只有冷笑著的文煞,以及那群兇神惡煞的男人。

輕易地將莫離放倒。

連最后一片遮體的衣褲也被扯碎。

莫離□的身軀暴露在眾人眼中。

修長、纖細、骨感。

那青紫的斑斑痕跡,越發能勾起人的欲望。

更何況,那些男人,為了完成文煞交給的“任務”,已經吞下了催情的藥物。

莫離的手被人壓制著,雙腿被人生硬撬開。

文煞則坐在刑堂的主位,將這不堪的一幕盡收眼底。

“不,文煞,你殺了我,殺了我啊!”

沒有人回應他。

莫離萬念俱灰,讓人如此折辱……

便想著要咬舌自盡。

但那些早就在黑道混了如此之久的人,又怎么會讓他輕易得逞。

咔地一聲,莫離的下頜骨便被捏開了。

眼淚淌下,不知道是因為身上的痛,還是心中的傷。

那些如禽獸般的男人,早就按奈不住。

脫下了褲子,擼著老 二。

莫離的腿被人大大地打開,露出還略帶些紅腫的□。

不要,不要……

下頜被捏開的莫離,就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

那些男人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莫離已經絕望了。

那雙淚眼,就這樣絕望地看著文煞。

看著那他曾經如此疼愛,也如此愛他的人。

終于,莫離認命了,他緩緩閉上了眼睛。

或許,這個就叫做轉機。

在莫離閉上悲傷的眼睛的時候,壓在他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了。

數聲慘叫,險些震破莫離的耳膜。

發生了什么事?

莫離再度驚慌地睜開了雙眼。

那一幕,他終其一生,也沒有忘記。

文煞眸中泛著駭人的暗紅。

就在那眨眼的瞬間。

地上全部都是被撕碎的人的肢體和內臟。

血液濺滿了整個刑堂。

那些本來要折辱自己的男人,如今四肢殘缺地倒在自己四周,有的還在抽搐,有的已經無法動彈。

莫離抬頭看去。

文煞,不,那簡直就是一個魔鬼。

他手中提著數個人頭,頭顱被斷開的脖頸處,滴滴淌著鮮血。

血液混成一灘,匯成小流,幾乎可以將莫離的身體浸泡起來。

莫離第一次,深刻地體會到了文煞的可怕。

也清楚地明白了,韓子緒口中所說的文煞“殺人不眨眼”的正確性。

無論如何,莫離的神經是再也支持不住了。

他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