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 48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0:38 字數:4994 閱讀進度:48/105

48 青峰崖2

文煞很是享受他與莫離相處的這種模式。

每日如細水長流,沒有暴虐、沒有沖突、沒有仇恨。

莫離便像那溫順的小鹿,每日乖乖地匍匐在山洞里,安靜地等他回來。

在房事上,文煞雖沒有刻意,但卻不自覺地收斂了很多。

為了莫離,他潛移默化般地開始有了些許改變。

但是這遠遠不夠。

雖然莫離每日都呆在自己身邊,但文煞還是覺得要他不夠。

畢竟莫離是長著腳的人,只要是人,就都有離開的可能。

文煞對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不信任,但是自己又狠不下心像以前這般逼他。

于是矛盾來矛盾去,也只是維持了現狀。

兩人相處的時候,莫離有時候會有些許的走神。

文煞神色不渝,狠狠地在床上收拾了莫離一番。

莫離腰酸背痛躺在床上三天下不得地,不知道自己好端端的到底哪里招惹這魔頭了。

趴在文煞□的胸膛上,莫離不得不開口詢問。

“你最近是怎么了?”

文煞扣著他的腰道:“我也正想問你這個問題。”

“我?”

莫離一臉莫名其妙。

“你最近老走神。”

“哦……”

莫離楞了楞,這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在想誰?韓子緒?”

文煞的眼中浮出濃重的殺意,握得莫離的手臂發疼。

莫離下意識地回嘴道:“我才不會想他。”

聽到令自己滿意的回答,文煞緊繃的身體這才放松下來。

不過無論莫離想或不想,他與韓子緒,終有一天是要決出個你死我活來的。

“我只是……”

見莫離欲言又止,文煞道:“說。”

莫離與文煞相處甚久,早就將他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了。

將臉埋在文煞胸前蹭了一下,莫離悶悶地道:“我說了你別不高興。”

文煞露出一個“你煩不煩”的表情。

“我想藥郎他們了……”

文煞了然,但臉上依舊冷淡,看不出情緒。

“明天,你可以去看他們。”

“啊……”

莫離驚喜地抬頭,沒想到自己的愿望竟然能夠實現。

莫離環住文煞結實的手臂,雖然沒說什么,但眉間淡淡的喜色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

第二日,莫離終于如愿以償地再次見到了藥郎和程久孺。

這次看到藥郎,莫離發現他的心境已經平和許多了,雖然程久孺的情況還是很不穩定。

但可能是因為藥郎與自己之間成了彼此的精神支柱,這在無赦谷中的日子,便也不像之前那般難熬。

雖然仍是只有短短的一刻鐘,但對于莫離來說,已經算是久旱之后的及時雨了。

從藥郎那兒回來,莫離臉上的神色都清爽了許多。

回到寢宮,莫離意外地發現這個時段本應在處理公務的文煞卻呆在房里。

見莫離回來,文煞拍了拍自己大腿。

莫離無奈,只得走過去坐下,手臂自然地環上文煞的肩膀。

文煞的眼神定定地看著自己,莫離難免在心中嘆了口氣。

這家伙,是在向自己討賞嗎?

雖然文煞嘴上不說,但其實要表達的就是“我讓你去見你的朋友了所以你要回報我”的這個意思。

莫離無奈,只得湊過臉去,輕輕地吻了吻文煞棱角分明的唇。

文煞如慵懶的雄獅般微瞇了眼享受著,但可惜這個吻如若蜻蜓點水,怎能澆熄他心中雄起的火焰?

“來人,拿銀狐裘的披風來。”

侍婢們應聲而入,手中遞上雪白柔軟的皮髦,伺候莫離穿上。

莫離被皮髦罩在里面,露出烏黑的小腦袋。

黑色溫潤的眼睛不安地眨巴著,不知所以地瞅著文煞。

那一瞬間,文煞忽然有一種要推翻全盤計劃將眼前的人兒狠狠壓在身下疼愛一番的沖動。

但幸好他定力不錯,還是忍住了。

待莫離穿戴好,文煞走過他身邊,露出自己的臂肘。

莫離一時沒反應過來,不知道文煞是個什么意思。

文煞英眉緊蹙,道:“挽著。”

莫離這才明白過來,趕緊挽上文煞的手臂。

文煞腿很長步伐又快,莫離有點跟不上。

在自己被門檻磕了一下險些摔倒之后,文煞的腳步明顯放慢了許多。

外面已經停好了等待多時的豪華馬車。

莫離的心沒來由地一陣狂跳。

“我們這是要去哪……”他小心翼翼地問。

“映月湖。”

文煞一反常態地沒有騎馬,而是與莫離一起坐進了車廂。

“是要……出谷?”

文煞看了他一眼,莫離即刻有些心虛地垂下頭來。

“不是,映月湖就在谷內。”

“哦……”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莫離忽然松了口氣。

這幾天氣溫回升得很快,積雪早就化開了。

雪化成了水,滋潤了土地。就是只是那樣數天的時間,無赦谷中已經一片翠綠,雖然還不到有花有蝶的地步,但之于早就對一片銀裝素裹的景象感到視覺疲勞的莫離來說,是一趟難得的出游機會。

馬車走了大約有半個多時辰還未見停下,這讓莫離不僅驚嘆這無赦谷到底有多大。

莫離將身子巴在車窗上,欣喜地看著周遭緩慢變幻的景色。

馬車終于停了下來,文煞抱著莫離下了車。

“前面要用走的。”

莫離在文煞手上掙了幾下:“好丟臉,放我下來自己走。”

文煞用鄙視的眼光撇了莫離一下:“你走?天黑了都到不了。”

莫離氣結,剛想說些什么,便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騰空飛躍起來,準確的說,應該是文煞抱著自己在山澗中騰空飛躍起來。

“啊……”

莫離雖然一開始有點被嚇到,但適應了之后卻頗感驚奇。

雖然雙手還是緊摟著文煞的脖子,眼睛卻開始到處亂看了。

往上騰躍了許久,文煞在一個地方將莫離放下。

莫離定眼一看。

天,這里實在是個人間仙境。

之前藥郎的藥谷也可以說是類似的這么一個地方,但藥谷中都是些毒花毒草,美則美矣,但是在擔驚受怕的情況下,人的心情總是難以如此放松。

但映月湖不同。

映月湖處于兩山之間的低洼處,由高山上的積雪融水所匯成的季節性湖泊,到了夏季就會消失無蹤。

現在這個時節,就是在映月湖觀景的最佳時期。

莫離贊嘆道,這美麗的東西,確實都是短暫的。

映月湖的氣溫比較特殊,明顯要比無赦谷的其他地方要高出許多。

所以在映月湖的四周看到鶯飛草長,櫻紅柳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悅耳的鳥啼聲不絕,空氣中散發著幽淡的青草味兒與甜美的花香。

“這……”

莫離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文煞雖然仍是木臉一張,但線條卻柔和了許多。

將莫離抱上湖邊早就準備好的畫舫,松開韁繩,便讓那船兒隨風在湖上漂移。

偌大的映月湖里,只有他們二人。

貌似與世隔絕,一切喧囂云上的煩躁都暫且被拋到了腦后。

莫離攏了攏肩上的裘髦,也不畏懼那料峭春寒,坐在畫舫最前頭,感受著迎面拂來的輕風。

吹著吹著覺得舒服了,莫離索性閉上了眼睛,讓身體去感受這自然的美好。

文煞在一旁任由莫離靜靜地呆著。

直到他看見,那陣陣清風揚起莫離的長發。

三千青絲在莫離身后輕揚,糾結到了一處,又忽然散開。

鬢邊有幾束稍短的,胡亂地拂過莫離的臉。

那一刻,莫離似乎就要融入這山清水秀之中。

他的身影在波光的映襯下,竟有種若隱若現的錯覺。

莫離要消失了?

他要被這山神湖妖給奪走了?

文煞忽然有種這樣的奇怪恐懼。

是的,恐懼。

他長臂一伸,便打破了莫離難得的寧靜。

難得的,心靈的寧靜。

將人扯進懷里,文煞將莫離的裘髦扯下一些,狠狠地吻住那只有些淡淡血色的嘴唇。

狠狠地,揉碾著那片柔軟。

他要將自己的氣息刻入這個人的骨髓只中。

大概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個人永遠都呆在自己的懷中,哪也不去。

莫離被文煞這么一鬧,倒是回過神來。

當這一吻結束時,莫離只得氣喘吁吁地靠在文煞胸前。

“你,胡鬧什么呢……”

文煞沒有回答,只是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莫離有點納悶,文煞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

不過,有些時候,他連納悶的時間都沒有。

“嗯啊……”

文煞的手伸到了他的衣服中——腰帶被解開,胸前的紅櫻被揉捏著。

這段時日以來,文煞折騰人的功夫是突飛猛進,常常能讓莫離沉淪得欲罷不能。

估計是考慮到映月湖是戶外而不比室內,文煞并沒有將莫離剝個精光。

衣袍和裘髦還是掛在莫離身上,但前胸卻□了,褻褲也被褪了下來。

文煞只是隨意玩弄了一陣,莫離便就丟盔卸甲,身子也像煮熟了的蝦子般可愛地蜷縮著。

文煞拉過莫離,讓他趴在自己身上。

腹下的堅硬抵著莫離柔軟的身子。

莫離臉上一陣燥熱,但眼神還是不由得迷離起來。

事已至此,看文煞的狀態莫離就知道這次躲不過,只得乖乖地任文煞胡來。

不過,文煞的惡趣味實在不止于此。

露出下腹的雄偉,文煞壓低了莫離的腦袋。

“舔濕它。”

莫離抬起頭,瞪大了雙眼。

文煞不耐煩道:“不是讓你弄,不想受傷就照做。”

莫離這才反應過來。

這次出行匆忙,估計連文煞自己也沒料到會忽然發 情,身邊不可能隨時帶著潤滑的膏油。

如果這樣冒然進入,估計自己至少又得在床上躺個幾天了。

看著文煞被□熏得深沉的眼,莫離只得俯身下去。

舌尖才剛觸碰到那巨物,莫離便感到它在自己手中跳動了一下。

莫離一驚,小叫了一聲,便要把臉移開。

不過文煞哪里肯放人,莫離的頭被他壓按著,他的整張臉都被迫貼到了那巨物上。

莫離又驚又氣,眼中泛出淚霧來。

“嘖。”

文煞發出不滿的嗤聲,將莫離推倒在軟榻上。

手指恰到好處地撫弄著莫離身下精致的玉器,沒兩下功夫,莫離便在他手中泄了一掌陽

精。

文煞將那些白濁抹進了莫離的□。

“呃嗯……”

莫離咬牙忍著□被擴張的不適感。

這個步驟很必要,不然待會兒文煞進來,下面非裂開不可。

文煞技巧性地揉捻著莫離體內的那點,莫離抵不過快感的侵襲,甜美的□泄出口來。

“嗯……啊……我,嗚…………”

見他情動,文煞將莫離趴在自己身上的身子撐了起來。

“想要?自己來。”

手指撤出來,莫離的身體因為突如其來的空虛而引發一陣戰栗。

早已被□得習慣了□的身體變得越發 □,沒有了文煞的撫慰,他感覺自己就像一條在岸上缺氧瀕死的魚。

“文煞,你不能……啊……”

胸前的紅櫻又被吮吻著,莫離不由自主地抱緊了文煞的頭,十指插入那濃密的黑發內。

但這一切,都還遠遠不夠。

就算莫離發出了泫然欲泣的聲音,文煞還是不為所動。

莫離被不斷叫囂欲望折磨得死去活來,只得咬了牙,跨坐到文煞身上。

用顫抖的手扶著那巨物,感覺那堅硬的熱物抵住了入口,莫離將自己的身體微微下沉。

莫離深吸一口氣,略略下壓,但充其量也只能把那東西的頭部給塞了進去。

莫離的身子僵在那兒,呼吸越發急促。

文煞額上溢出熱汗,催促道:“快點。”

莫離雙手撐在文煞的腹部,膝蓋跪在軟墊上。

莫離的腦袋搖擺著,整個身子都在發抖。

“嗚嗯……我……我不行……”

將手臂環上文煞的肩膀。

“文煞,我求你,我求你……嗚嗚……”

莫離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

“該死的。”

文煞低咒一聲,將莫離的身子猛然下壓,自己的□也往上撞去。

“啊啊——”

被突如其來地盈滿,莫離發出尖叫。

文煞一邊操 動著莫離的身體,一邊兇猛地往上撞擊著。

臀部相撞的聲音溢滿了整個畫舫,越發地刺激了人的感官。

莫離的□強烈地收縮著,緊緊地吸附著文煞的巨物。

“不要了……嗚……我不要了……”

莫離眼中溢出淚來。

文煞替他換了個輕松點的姿勢,繼續著攻伐。

“不要?你的身子可沒這么說……”

文煞拍拍莫離的臀。

“腰起來點,腿環著我。”

見莫離不動,文煞猛地加快了身下穿刺的速度。

“嗯嗚……”

莫離只得乖乖地將腿環上文煞的腰。

“不聽話,吃苦的只能是你自己。”文煞溫熱的氣息拂過莫離耳邊。

莫離紅著眼。

“你……嗯啊……就只會……嗚……欺負人……”

文煞沒說話,只是再次吻住了身下的人。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