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 51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0:40 字數:2455 閱讀進度:51/105

51 蟬蛻1

“莫離,你背叛我!你竟然背叛我!!”

無邊的黑暗中,文煞曲扭的聲音籠罩著自己。

莫離拔開腿向前狂奔,但黑暗仿佛是一個無底巨洞,無聲地將自己吞噬。

他跑得心肺都要裂了開來,就算狠狠地摔倒,也只能掙扎著起身,再繼續向前。

他要離開,他一定要離開這個禁錮著人身心的地方。

“為什么,為什么要背叛我?我那么在意你,那么遷就你,那么愛你,為什么?!”

文煞的質問緊逼而來,如利劍般穿過莫離的腦海。

“不,你那不是愛,不是愛!!”莫離抓著自己的頭發尖叫道。

“你抓了藥郎和久孺來威脅我!”

“都是因為你,久孺才會直到現在還像個廢人一般躺在床上!”

“你還讓王振弄了那些破爛東西來折辱于我!!”

“你想要的時候我便要給,你有沒有問過我痛不痛,我難過不難過?!”

“你有沒有問過我愿不愿意?!”

“你的愛太一廂情愿了,我寧愿去死!”

“我不要這種強加于我的愛,我全部還給你!都還給你!!”

文煞的聲音依舊如鬼魅般冰冷。

“太遲了,我會讓你后悔,我會讓你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你等著,莫離你等著!!”

一陣淋漓的鮮血噴過,黏稠地沾滿了全身。

莫離瞪大了眼睛,在稀薄的微光中,他看到自己的四肢與內臟散落四周。

好痛……

莫離喘息著倒在血泊中。

“沒關系,只要心還是自己的,就足夠了……”

莫離這么想著。

但他抬起眼,卻看到渾身浴血的文煞,正提著自己的心臟,一步一步朝自己走來。

那顆鮮紅的心正滴著血,雖然它還在頑強地跳動著。

撲通——撲通——撲通——

“不要,不要!請你不要傷害它……”

莫離在心中尖叫著,喉嚨里卻發不出一個音節,更說不出一句話。

“你這一個背叛者,要心來何用?!要心來何用?!”

說罷,文煞的五指一攏,那顆滴血的心,在霎那間化成碎片。

“不!!!!”

莫離掙扎著坐起,渾身冒著冷汗,幾乎要把前襟濕透。

是夢?

莫離端坐在床上喘息了半晌,凌亂的呼吸與心跳才漸漸得以平靜。

腦袋開始慢慢清醒起來。

這里不是無赦谷。

撐著身子坐起,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身處一處裝點古樸的雅閣內。

掀開錦被坐起,即刻有婢女走了進來。

莫離接過婢女遞來的茶水,潤了潤干啞的嗓子。

“韓門主呢?”

婢女福了一□道:“奴婢不清楚……”

莫離皺了皺眉。

“那就讓清楚的人過來見我。”

在無赦谷中呆的時日頗多,莫離仿若已經再不是之前那個一看便知道人畜無害的模樣。

無論是舉手投足或是話語之間,隱隱地多了那么一點震懾之氣。

雖然從長相上來說,莫離仍舊是普通的可以,但一旦加上那點可以稱之為氣質的東西,整個人的感覺就很不一樣了。

婢女雖然知道眼前的這位男子是門主的貴客,但其中復雜糾結的來龍去脈又哪是她這樣一個下等侍婢所能知道的,怕耽誤了大事,婢女即刻應聲道:“公子稍等,我這便去問問無尚舵主。”

莫離頷首,略整了一下衣冠。

不久后,敲門聲響起,一藍衫男子走了進來。

見到莫離,男子拱手道:“莫公子。”

此人氣度上雖不及韓子緒,但看著也是個俠骨之士,舉手投足間都帶著名門大派的磊落風范,雖然不敢斷定是否真的表里如一,但也與無赦谷中的眾人差別甚大。

莫離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朦朧中對他似乎有些印象。

在自己跳落青峰崖之時,貌似就是這個人在中途將他下墜的身子接住,但當時意識很不清楚,所以莫離也不是很確定。

“你是?”語氣中有試探的意味。

名為無尚的人笑道:“沒錯,在青峰崖下接應公子的人正是在下。”

莫離聞言松了口氣,既然是參與了這次行動的,應該都是韓子緒信得過的人。

莫離急忙問道:“我的兩位朋友呢?他們成功逃出來了嗎?”

無尚道:“公子放心,在你與文煞一同出谷的時候,你的兩位朋友就已經被接應出來了。”

一聽到這個消息,莫離手腳頓時都虛軟了下來,若不是因為坐在凳子上,估計身子已經因為腳軟而歪倒在地上了。

幸好,幸好藥郎與久孺都被救出來了。

手顫抖得厲害。

莫離本想拿起茶盞喝點水好壓壓驚,但無奈連茶杯都在指間一再滑落,濺了一地水花。

真是狼狽。

莫離深吸一口氣,笑道:“不好意思,莫離失態,讓你見笑了……”

無尚安慰道:“經此一役,就是身經百戰的武林人士也大有腿軟的人在,公子只得這般反應,已經算是豪杰一類的了。”

豪杰?笑話。

莫離在肚中腹誹自己道:一個只能從背后捅人刀子的人,也能算是豪杰?

無尚見莫離思緒游離,又說道:“公子的朋友我們已經安頓好了,如果要見他們,可以隨我來。”

“嗯,煩勞你了。”

莫離點了點頭,又問道:“怎么不見韓子緒?”

聽莫離問起韓子緒,無尚神色一凜。

莫離見情形不對,又追問了幾次。

無尚被問得無奈,只得避重就輕地說:“我的任務是帶著公子你先行撤離,至于后方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莫離道:“韓子緒沒回來?”

無尚心中暗自一驚,眼前這人真可謂是玲瓏心思。本來還以為至少能將門主至今未歸的情況瞞上個一日兩日的,現在看來,剛才的掙扎真是件徒勞之事。

“你不用驚訝為何我會知道他沒有回來。以我對他的了解,他若是回來了,不可能會讓我在醒來時的第一眼沒看見他。”

莫離繼續道:“你們門主究竟怎么了?你但說無妨。”

無尚道:“公子不必多慮,門主負責斷后而且還要擺脫追兵,為了防止一言堂的人跟蹤,多繞些地方也是正常的。”

莫離一雙清澈的眼睛看著無尚,但后者心中卻沒來由地一陣發毛。

過了半晌,莫離站起身。

“既然這樣,那還是先請無尚舵主帶我見見我的兩位朋友吧!”

無尚點頭,為莫離打開門,自己則走在右側前方為其引路。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