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 71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1:01 字數:3964 閱讀進度:71/105

71 心魔4

可惜的是莫離還沒來得及高興太久,文煞前腳剛走不久,韓子緒后腳就進了無赦谷來了。

這種巧合不得不讓莫離生出這樣的懷疑:難道這韓子緒是文煞專門叫來幫忙盯著自己的?

他們兩人之間的信任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嗎?

不過就算懷疑,莫離也不會去過問便是了。

反正只是個囚犯,牢頭是甲是乙,之于他來說又有什么意義呢?

不過再怎么說,和被稱為“笑面虎”的韓子緒在一起,莫離壓抑與懼怕的心理要比面對喜怒無常的文煞的時候減輕了不少。

至少韓子緒不會隨意發怒動粗,在言行舉止間雖然也會有不少親密的動作行為,但從表面上看,總還是帶著一些“尊重”的意味的。

韓子緒確實是比文煞要更能看透人心一些。

比如,韓子緒總會挑一些江湖上發生的趣事與莫離說一說,莫離臉色上雖未有多大改變,但內心卻是受用的。

畢竟在這種艱難的被囚禁的日子里,時間過得太緩慢,莫離除了看看書之外便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消遣了——至于說莫離還有沒有要消遣的心情,那便是另當別論的事了。

以往文煞也在谷中時,莫離總是不敢詢問關于藥郎與三娘他們的事情,如今恰逢良機,他覺得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

晚膳后,韓子緒陪著他說了會話,其實大多時候也只是韓子緒一人在唱獨角戲而已。

看到莫離的眼瞼漸漸低垂,似乎露出些許困意,韓子緒便也識趣,站起身來要告辭離去。

見莫離靜在那兒不曾有所應答,韓子緒心中雖難免落寞,但還是打算轉身離開。

誰知剛邁開兩步,便覺得寬長的衣袖被人拽住。

韓子緒心中一喜,覺得如此長時間的忍耐終于等到了莫離的些許回應,趕緊回過身來。

“離兒!”

莫離還是維持著腦袋低垂的姿勢。

伸手要握住莫離的手,卻在指尖碰到那滑膩皮膚的時候,莫離卻忽然松了開去。

“離兒,你這是……”

莫離搖搖頭道:“沒事,晚了,你走吧……”

韓子緒沉吟一晌,道:“莫不是你有什么話要對我說?”

莫離身子一僵,聲音有些顫抖。

“沒,我只是……”

韓子緒不顧他的排斥,硬是握住了那微微發抖的手。

“你說,我定不會生你的氣。”

莫離終于抬起頭來,用那雙溫潤的眼眸看著韓子緒。

“我想問問你,藥郎、三娘他們,現在還好嗎……”

韓子緒揉揉他的發頂,道:“我還以為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原來只是這個,為何怕成這樣?”

韓子緒剛將話問出口,便大概想到了答案。

想起文煞那陰晴不定的魔頭,莫離定是擔心自己萬一詢問不當便會給他的朋友們增添麻煩吧。

嘆了口氣,韓子緒回答道:“藥郎與程久孺二人不在無赦谷,我雖然掌握他們的去向,但并未囚禁他們。”

“至于徐三娘與阿土,是被文煞所擒,我也不清楚他們現在的情況。”

聽到藥郎與程久孺并未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再度受那監禁之苦,莫離本如一池死水的眼神頓時增添了許多人氣。

“真的?”

但他轉念又想到三娘他們。

以三娘刁鉆潑辣的性子,往往得理不饒人,雖說現在被人擒了去,但也是個不知道死字如何寫的人。真是無法想象,若是三娘惹怒了文煞,她與阿土兩人會是個什么下場。

原本應稍微放下的心卻頓時又提了起來,莫離的臉上寫滿了焦慮。

韓子緒捏了捏掌中那雙略微冰涼的手,道:“反正今夜文煞不在,我可以帶你夜探無赦谷,說不定也能見上三娘他們一面。”

莫離皺了眉頭,道:“這樣可以嗎?”

韓子緒道:“你在無赦谷中呆的時日比我長,關人的地方大概有哪些,你應該知道吧?”

“除了暗牢,還有水牢……”莫離想了一下,“嗯,藥郎他們以前也曾被關在東暖閣過。”

韓子緒道:“暗牢與水牢守衛較多,還是先去東暖閣看看。”

說完便抱起莫離,避開侍婢們的耳目,從窗格躍了出去。

東暖閣既然有個東字,一般都是因為建于向陽的東面而得名,韓子緒便往無赦谷東面掠去。

如幕的夜色中,翩然無聲地掠過一抹透亮的白,如謫仙過隙,輕飄而逝,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韓子緒大概查探了一番,便帶著莫離隱在東暖閣不遠處的竹林叢中交待道:“若今日真能尋著三娘,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你還是不要與之見面為好。”

莫離深知韓子緒的用意,他也沒傻得要在無赦谷中挑戰韓子緒的權威。如今,只要能確認三娘他們安然無恙便已足夠,故立刻點頭應允。

韓子緒得了莫離的保證,便帶著他避過巡邏的守衛,躍上了東暖閣的房頂。

韓子緒揭開一塊瓦片,莫離小心翼翼地探過頭去,不僅看到了里面的人,還能聽到兩道熟悉的聲音。

“三娘……”

莫離捂著自己的嘴,以防那激動的聲音傾瀉而出。

見三娘與阿土進了內室來,莫離認真打量了二人許久,見他們神色還好,那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韓子緒扯過莫離,讓他靠在自己懷中,以免那浸著涼意的夜風將他吹壞。

莫離興許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屋內的三娘與阿土身上,對韓子緒的動作竟也未作抗拒。

莫離隱約聽到屋內兩人的對話。

徐三娘略為柔細的嗓音道:“那文煞關了我們許久,不知道到底要打什么鬼主意!莫離到底怎么樣了?有沒有受傷有沒有被虐待?真是煩死老娘我了!”

阿土坐在桌邊,嘆了口氣道:“要怪只能怪我技不如人,不僅救不出莫兄弟,還讓你也一同受這苦……”

三娘走到在阿土身后,用纖細的手臂環上阿土的脖子。

“胡說什么哪!我們可是夫妻,可不能大難臨頭各自飛啊!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那滿臉橫肉、身型幾乎是三娘兩倍的壯漢臉上頓時紅云飛升,本要說的話再也說不出口來。

阿土將三娘抱到懷里,苦悶道:“但是你,唉……”

話未說完便被三娘捂了嘴巴。

“別盡說那些喪氣話了,我不想聽。你有那抱怨的功夫,還不如想想怎么救了莫離逃出去呢。”

屋內的兩人耳鬢廝磨了許久,莫離便見三娘將手環上阿土強壯的臂膀,與那早已臉紅氣喘的壯漢唇舌交纏起來。

阿土顯然也是情動,那粗糙的手掌探入三娘衣內,握住了那團柔軟的豐盈。

“可以么三娘……”

“沒事的,別瞎操心那么多……”

趴在屋頂將屋里發生的一切都盡收眼底的莫離,見了那少兒不宜的一幕,趕緊將眼睛捂住。

雖然早就知道徐三娘與阿土是一對,但這等夫妻閨房秘事這回讓他撞個正著,真是尷尬得可以。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莫離滿臉通紅地轉過身來,用眼神示意韓子緒趕快帶他走。

韓子緒一臉揶揄之色,眼睛卻毫不避諱地往屋里瞅,嘴上還發出發出嘖嘖的氣音。

知道韓子緒在故意使壞,莫離狠狠地捶他了數下,方才聽到韓子緒湊近了在他耳邊低語道:“帶你下去可以,但你可得欠我個人情。”

莫離悶聲不語,但屋內越發高漲的尖細呻吟與低喘不絕于耳。

莫離被逼無奈,只得點了點頭。

韓子緒即刻抱了莫離翩然而去。

在二人去到一片無人巡守的寬闊野草叢中的時候,憋忍了多時的韓子緒終于肆無忌憚地爆出了狂笑。

莫離自然知道韓子緒是在嘲弄他,心生氣憤,但也奈何那男人不得。

只見那男人頗無顧忌地笑倒在草叢之中,任夜露枯葉沾衣,談不上一點形象。

莫離背過身去,權當某人抽風,看都不看韓子緒一眼。

待韓子緒笑夠了,終于消停下來,才將莫離摟著一起倒在草地上。

莫離靜靜地望著那無垠的蒼穹。今夜月色正好,時近中秋,感覺那銀色的圓盤比平時來得更大更圓。

都說月圓人團圓,莫離想到的卻是現下的朋友們天各一方、四分五裂的局面,觸景傷情,不禁悲從中來。

韓子緒自然知道懷中人兒的所思所想,吻了吻莫離的后腦勺道:“想什么呢,不如我們來討論一下你要如何還欠我的人情的事罷。”

莫離的身子頓時一緊,僵硬得如山中磐石。

韓子緒知道莫離是怕自己以此為名故意輕薄于他。

本是想換個話題岔開莫離的胡思亂想,這一來反倒是弄巧成拙,讓莫離越發緊張起來了。

“沒事,我只是隨便說說,逗你玩兒的。”

韓子緒抓起莫離的手,在他手心上落下一吻。

莫離垂下眼瞼,睫毛忽閃。

韓子緒見他放松下來,便隨意調侃道:“那親我一下便算了,如何?”

莫離只是呆呆地看著天上的月亮。

韓子緒無奈,只得隨著莫離一起望著天幕。

兩人間一陣沉默。

正在失神的當口,韓子緒忽然感到臉頰上一陣溫熱。

那淡淡淺淺卻柔軟無比的溫熱,雖然只有那么如此短暫的一瞬,如流星滑過,卻可以點亮天際,一閃而逝。

這……難道是?!

韓子緒低頭看著在自己懷中縮成一團的莫離,心中一陣悸動。

將摟著莫離的手臂收緊。

“離兒,我的好離兒……”

向來冷靜自持的韓大門主,今日竟為了這樣一件小事丟盔卸甲,在莫離面前一敗涂地。

懷中的莫離,眼睛閉得緊緊的,跟睡著沒啥兩樣。

但略微急促的呼吸聲,卻泄露了主人此刻的心情。

韓子緒正想抓著機會對莫離說些什么,卻在此時,看到西方天際燃起一道信號煙火。

韓子緒見狀神色一怔。

莫離也聽到了那劃破夜空的刺耳聲響,抬頭問道:“怎么了?”

“那是文煞專用于聯系我的信號彈,不知發生了什么緊急事件?”

當日韓子緒與文煞達成同盟之后,雖然二者均眼高于頂不會輕易求助于對方,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制定了一些聯系的暗號與方法,這個信號彈就是其中一種。

“離兒莫怕,我先送你回寢宮。”

莫離點了點頭,任韓子緒抱起自己,飛快地從原路折回。

韓子緒將莫離放到床榻上安頓好,大掌撫過莫離的額際。

“你乖乖睡覺,什么也不要想,我去處理一下便會回來。”

看到莫離閉上眼睛,韓子緒才行色匆匆地離開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