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 93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1:29 字數:3370 閱讀進度:93/105

93 靜禪寺2

莫離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衣衫不整、發髻歪斜,再加上滿身的血污,路上的行人紛紛對他指指點點。有一些認識莫離的鄉親見到他這般狼狽模樣雖也忍不住上前探問了幾句,但莫離似乎對所有的問話都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目光呆滯地自顧自朝前走去。

“這不是城北忘塵醫館的莫大夫嗎?”

“他這是怎么了?真奇怪,昨天我見著還好好的……”

“可憐……該不會是得了失心瘋吧?”

“造孽喲!他家的兩個娃兒以后可要怎么辦哪……”

眾人面面相覷卻又因膽小害怕惹禍上身,便也只能眼睜睜地任著莫離慢慢走出了城去。

莫離前腳剛踏出城,后腳守城的士兵便將沉重的鋼木城門給關閉了。原來已經到了閉城的時辰了啊?

莫離無意識地回頭看了看無形中仿佛被割斷了的后路,再轉回頭看著早已西斜入遠山的夕陽,地上投射的人影孤單而狹長。

想不到兜兜轉轉了這么一個大圈子,在他毫無防備之時又悄然回到了原點。

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他經歷了從天堂墜入地獄的全過程——兩個天真可愛的娃兒消失了,一個體貼入微的知己不見了。這個變化實在太快,快到他接受不了,也不愿去接受。

決定不再留戀那個自己苦心經營起來的家,那層曾經真實的外皮就在他得知白娃黑娃的真實身份之時便已經徹底褪下,幸福就如懸在空中的水晶,如此經不起觸碰。

莫離已經沒有更多的精力去想著如何逃開那韓子緒與文煞了。反正無論他再怎么逃,最終的結果也還是像今日這樣。至于那黑白二人無所不用其極的欺騙手段,莫離不想去恨,而且確實再也恨不起了。

秋風蕭瑟,從城外的野樹林的地上卷起層層枯葉,莫離踩在敗葉殘枝上,腳底發出吱呀的怪響。

莫離只是這般茫然無措地走著,沒有目的地,沒有方向,更沒有歸宿。

他原本天真地以為自己獲得了真正的自由,那一點一滴的幸福是靠他的努力與堅韌慢慢累積起來的。在今天之前,他還曾如此慶幸過自己從來沒有放棄與命運抗爭,覺得以往為此而付出的代價是值得的。

但當瑾兒對他說出真相的時候,他才頓然醒悟——原來那些在他眼里來之不易的安樂平和,只不過是韓子緒與文煞一時的心慈手軟而施舍給他的東西而已。

原來他們一直都在他的身邊虎視眈眈,他們看著他猶如那只自以為跳離了如來佛的五指山的孫猴子一般得意忘形地搔首弄姿,自以為一切盡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時候,卻不知那隱在暗處的人正用多么嘲諷的眼神看著自己。

現下倒著往回想,早在他逃出皇宮的同時,便也就被那黑白二人盯上了吧?當他還在飯莊當店小二的時候,那次出手教訓地主老財的人根本就不是景德帝派來保護他的暗衛,而就是那黑白二人吧?

想起自己曾經因為害怕被他們發現而隱姓埋名猶如過街老鼠般四處躲藏的狼狽模樣,他們很有成就感是吧?

什么叫為了保護他?什么叫擔心他的安危?

笑話,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天色漸漸暗沉下來,漆黑的樹林中幾乎看不到前方的路,空氣中偶爾還會傳來數聲森寒的鴉啼。

莫離不知被腳下盤根錯節的樹根絆倒了幾次,當他每次掙扎著爬起來的時候,身上都多了不少的傷口。

莫離毫不在意。

心本就麻木了,還要身體有何用?

又走了一會兒,莫離的身后傳來了馬蹄與車輪軸滾動的聲響。

莫離沒有理會,只是在自顧自地艱難行進著。

馬車很快便追趕到了他身邊,車頭上掛著用于照明的油燈,車夫正是裘知。

終于在這片荒山老林中找到了莫離,裘知明顯松了口氣。

馬車被勒停,尚來不及恢復原狀的韓子緒與文煞仍舊保持著娃娃的模樣從車上跳了下來。

黑娃方才被莫離砸破的腦袋被纏上了繃帶,估計就是因為料理頭上的傷才導致他們耽擱了如此之久才尋到了莫離。

黑白二人亦步亦趨地跟在莫離身后。

“離兒……”

“莫莫……”

聲音中飽含了太多的哀怨,這和他們慣來冷靜自持的形象過于不符,若是被他人瞧了去,打死都不會相信那眼前的人竟會是傳說中分別統領黑白兩道的魁首。

韓子緒與文煞一聲聲地叫喚著莫離的名字。

“莫莫/離兒你別走了,我們回家吧……”

“你不要這般折磨自己……”

“大不了我們馬上消失好嗎……”

莫離權當沒有聽見,只是一味地繼續著朝前走的動作,但那兩道他熟悉的稚嫩聲音無法避免地鉆入他的耳朵,硬生生地敲打在他的五臟六腑上,險些滴出血來。

莫離也不知道那黑白二人跟著自己走了多久,一直走到他自己的鞋底都被磨穿,那腳底起的水泡也破了去弄得鮮血淋漓的時候,就是再麻木的神經也開始感覺到了疼痛。

莫離不禁皺了皺眉。

裘知將馬車趕到莫離身邊,嘆了口氣勸道:“莫公子,你還是上車吧……”

便就在這時,原本跟在莫離身后的黑娃卻忽然慘叫起來,那叫聲如重錘般突地一聲打進了莫離心里,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憑借著馬車上懸掛著的油燈發出的昏暗燈光,莫離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文煞抽搐著身子倒在地上,體內的筋骨似被一種強大的力量生生拉扯著,皮肉下的骨頭叫囂著要沖破身體的束縛,掙扎著想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韓子緒看到文煞這般痛苦,驚道:“糟糕,回春丸的副作用發作了!”

眾人這才想起不久前因為莫離的忽然出現而恰好打斷了文煞要服用今日的藥劑的動作,而之后的一派兵荒馬亂又讓人無暇顧及此事,而藥瓶早就掉落在私塾之中并未帶在身邊,想不到藥效竟在此時發作了起來。

其實,回春丸這東西也不是誰都敢嘗試的。

這種近似于毒物的藥雖然能讓人達到返老還童的目的,但不僅會使服用者的武功修為大大削減,而且也能想象得到,從一個八尺男兒猛然縮小到三歲小兒的身型,這期間骨骼與內臟被藥力拉扯的疼痛與煎熬絕不會少于凌遲之刑給人帶來的痛苦。而且如果在沒有服下相應的解藥之時,若間斷服藥,用藥者便會在半個時辰內因骨骼失去藥力的牽制自然伸長而使人的身體爆裂而亡。

莫離看著眼前黑娃的骨頭與關節似就要穿破身體而出的駭人模樣,頓時也嚇得不輕,耳邊不斷回旋著裘知的驚慌與韓子緒的怒吼。

至于他們喊了些什么說了些什么,莫離一個字也沒聽進耳里。

他忽然覺得非常害怕。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驚慌頓時席卷而來,似要將他心中的一些東西沖垮。

曾經有很多次,他都曾想過要將文煞千刀萬剮——無論是在他被王振□之時,或是在天道門正行堂被文煞下了那惡毒的合歡蠱之時。

但今天如果讓他眼睜睜地看著這個人在自己面前無比悲慘地死去,莫離又頓時覺得膽怯了。

他甚至不敢去探究這種膽怯根源于何方,他只隱約的知道,那一定是一個連他自己都無法接受的現實。

所以莫離選擇了逃避。

即使是在倒下的黑娃依舊是這般可憐地扯著他的衣袍不放的時候,即使是在文煞這般痛苦還不忘祈求他的原諒的時候,莫離還是驚慌地搖著頭,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之后,便如遇到了洪水猛獸般轉身就逃。

落荒而逃。

是不是只要看不見,自己的心就不會動搖?

是不是只要聽不見,自己就不會如此難受?

莫離也不知道已經如此疲勞的他為何還會有這樣的體力沒命地奔跑了如此長的距離,直到再也看不到燈光,再也聽不到□,再也看不到那兩人的身影……

趴伏在一根樹干上,因激烈運動后產生的反應讓莫離不斷干嘔著,待終于喘過氣來,他氣若柔虛地跌坐在地,無力地將背靠在樹上。

“啊——啊——啊——”

莫離發出的哭叫聲驚飛了棲息在枝頭的鳥兒,一番折騰之后,他竟就想這樣不顧夜露深重地沉沉睡去。如果能在睡夢中被野獸吃了去,也算是一種解脫了吧?

當莫離正處于恍惚神游的時刻,遠處卻傳來了一陣遼遠的鐘聲。

那是屬于寺院特有的撞鐘發出的聲響。悠長靜默,卻也能警世明心,仿佛在瞬間便將人類過于復雜的心靈蕩滌了一遍。

莫離撐著自己的身子站了起來,想起這小城附近似乎有一座寺廟,隔壁家的三嬸一直跟他說著那寺廟是如何地歷史悠久,那里的簽文是如何地靈驗……

莫離心神一漾,便又忽然有了氣力撐起身子繼續朝著鐘聲發出的方向走了去。

待到明月東落,天際又泛出魚肚白的時候,莫離終于走到了那座山寺門前。

抬眼望去,古舊的牌匾中寫著“靜禪寺”三字。

作者有話要說:其實莫離沒有被虐啦,兩個小攻比較慘- -b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