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 105 章

小說: 客棧老板 作者: 草草~ 更新時間:2015-03-14 03:51:48 字數:3410 閱讀進度:105/105

番外五中秋

時節入秋,風的味道已經含著些許蕭瑟的氣息,不過,因為又快要到那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了,客棧里倒是熱鬧得很,因為黑白兩掌柜都趕回來一道過節了。

不過,現今的客棧內堂里,卻被一股濃濃的詭異氣氛籠罩著。

已經五歲大了的莫黑白,此刻正跪在堂上,一臉不服氣地看著坐于主位的黑白爹爹們。

文煞沉著個臉沒有說話,韓子緒皺著眉頭輕泯了幾口手中的茶。正邪兩道上,從來沒有什么事會讓他們露出這等表情。

戒癡看著莫黑白可憐兮兮地跪在冰冷的地板上,難免覺得有些心疼,但駭于正座上那兩位師傅所散發出來的低氣壓,他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再替闖了禍的莫黑白說好話。

才跪了一盞茶的時間,莫黑白的小嫩膝蓋就已經受不了了。雖然他也沒敢違抗兩爹爹的命令,但還是偷著動了動自己的小短腿兒。

如果莫爹爹在就好了,莫爹爹肯定舍不得讓他受這種苦。要知道,這可是莫黑白生平第一次挨罰跪。

注意到莫黑白的小動作,韓子緒嘆了口氣,將手中的茶盞放回桌案上,開口問道:“黑白,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么?”

莫黑白嘟了個小嘴小聲道:“我才沒錯……”

文煞聽言,一掌拍在案上,力道將茶盞震落到地上。瓷器破碎的聲音刺耳,莫黑白小小的身子跟著抖了抖,這下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爹爹們的怒意。

“為什么要把蛇放到我們床上?你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文煞怒道。

莫離正是因為掀開被子發現了蛇,一驚之下摔倒撞到了腦袋昏了過去,距今已經過了數個時辰了都還沒醒過來。

其實,莫黑白對這個意外也不是沒有內疚的,但是這兩個爹爹也不問原因就這般質問他,小孩子有怨氣也是正常的。

被文煞這般一嚇,莫黑白小嘴一扁,淚水就嘩嘩地淌下小臉來。

戒癡見這父子三人如此僵持的模樣,頓時心急如焚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抬眼看到了揉著后頸慢步從房中走出的莫離,趕緊迎了上去。

莫離一醒來,便看到莫黑白跪在地上哭得稀里嘩啦的凄慘模樣,根本就顧不上那正襟危坐的韓子緒與文煞二人,兩步上前就將莫黑白小小的身子抱了起來。

小黑白正感到委屈,一見到自己的救星來了,更是抱著莫離的脖子哭得一發不可收拾。

莫離也沉了臉對著韓子緒與文煞說道:“孩子還小,做錯事是很正常的,怎么能這般體罰?”

韓子緒與文煞見莫離醒了,立刻站起身來。

莫離沒理會他們,徑自抱著莫黑白在一旁坐下。

“黑白,告訴爹爹,為什么要做那種惡作劇?幸好這蛇是沒有毒的,如果是毒蛇的話,就會很糟糕了。”

莫黑白用小手摸了摸莫離的臉,道:“爹爹,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會害爹爹昏倒……”

莫離笑道:“爹爹沒有怪你,只是想問問你為何要這么做。”

莫黑白垂下了眼瞼,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地。

“因為……”

“因為我不想爹爹你被欺負……”

孩子窩著腦袋小聲地解釋著,莫離一下子沒聽清。

“什么欺負?我怎么會被欺負呢?”

莫黑白抬起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莫離道:“爹爹,你告訴我,黑爹爹和白爹爹是不是有欺負你?”

莫離納悶道:“誰跟你說他們欺負我了?”

莫黑白道:“是我自己看到的嘛……”

“你看到什么了?”

莫離顯然沒有看到在一旁沖著他擠眉弄眼的戒癡,仍舊繼續刨根問底。

“那夜我做了個噩夢,醒了睡不著,戒癡哥哥又不理我,我就想跑去爹爹房里找爹爹你。”

“然后我在房門口的時候,聽到很奇怪的聲音,我就偷偷從門縫里面看嘛……”

“我,我看到黑爹爹和白爹爹壓在你身上欺負你……”

莫離聽言,腦袋轟地一聲炸開了來。

難不成,是他們三人的房中密事被莫黑白看到了?

頓時,廳堂上的人,除了莫黑白之外都是一臉黑線,尷尬得可以。就連韓子緒與文煞方才積攢下來的一肚子怒火也被莫黑白這番童言無忌給泄了去。

莫離紅著臉,磕磕絆絆地說:“你,你怎么……我,我怎么不知道這件事?”

莫黑白一臉義憤填膺地道:“我本來要沖進去阻止黑白爹爹欺負你的,但是又被趕過來找我的戒癡哥哥給抓了回去!”

戒癡見自己被點了名,恨不得馬上挖個地洞鉆進去。

“戒癡哥哥跟我說,黑白爹爹是在愛你,不是在欺負你。”

不顧眾人尷尬的臉色,小家伙得意洋洋地繼續說著:“我才不會被戒癡哥哥騙呢!我明明聽到爹爹你很痛苦地在叫呢!黑白爹爹怎么可能是在愛你呢,明明就是在欺負你!”

莫離擦了擦額上溢出的冷汗,嘆了口氣道:“原來這幾天你在晚上都纏著我要同我一起睡就是為了這事?”

莫黑白點了點頭。

難怪這段時日里一向乖巧懂事的莫黑白會如此胡攪蠻纏,惹得韓子緒和文煞最終忍無可忍,將他扔了出去。估計就是這樣,莫黑白才想出了往床被上放蛇的餿主意。

只是想不到這惡作劇沒整到韓子緒和文煞,反倒把莫離給害了,莫黑白這娃兒也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吧!

莫離撫了撫孩子的背道:“黑白,我來問你一個問題。”

“你覺得你自己做錯事了之后,黑白爹爹罵你罰你,是愛你還是欺負你?”

莫黑白想了想,歪了腦袋沒說話。

“如果你做錯了事,爹爹們不但不說你,反而還嬌慣著你的話,那其實是害了你。有時候打你罵你,我們看著比你還要難受,但為了你好,為了讓你記住教訓,也只能這么做。”

“那其實是在說明,我們很愛你,很在乎你,希望你做一個好孩子,不是嗎?”

小家伙聽了莫離的話,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所以愛有分很多種,有讓你覺得很幸福很快樂的愛,也有讓你覺得痛苦或者難受的愛。”

小家伙咧了嘴,露出兩顆小尖虎牙笑道:“原來黑白爹爹是這樣愛你的呀?我剛才才跪了一會兒膝蓋就好痛呢,那爹爹你豈不是要比我更難受?”

莫離聽言,腦袋都要爆炸了。

“其實,其實我也不怎么痛……”

感覺父子倆的對話越來越詭異,戒癡連忙出聲轉移話題道:“對了,明天就是中秋節,聽說有燈會呢,我們要不要自己也做一盞,明天去湊個熱鬧?”

莫黑白一聽,立刻忘記了剛才被罰跪的事,高興得手舞足蹈,險些讓莫離抱不住。

韓子緒見狀,將孩子接過手來。

文煞用食指輕輕彈了彈莫黑白的腦門道:“以后還放蛇不?”

莫黑白用小手抓住了文煞的手指,奶聲奶氣地回道答道:“不放了,黑爹爹莫要打我。”

說著還分別在文煞和韓子緒的臉上啵了一下。

韓子緒笑道:“這還差不多,明天想要什么花燈?我給你做。”

莫黑白高興道:“我要做蛇花燈!”

眾人黑線(--|||||)。

·翌日中秋節·

俗話說,中秋月圓人團圓。

在經歷了如此多波折之后,莫離與韓子緒、文煞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陰差陽錯地多了徒弟,也多了個兒子。

到底現在是不是所謂的幸福,莫離常常會不自覺地這樣想,但是卻還得不出答案。莫離所能肯定的是,當所有人都帶著莫黑白一起出來逛燈會的時候,他是開心的。

夜幕如梭,圓月當空,星子稀薄。

燈會上人潮洶涌,人們都提著各色的燈籠,將整個街道映照得通亮。

活潑得如野馬脫韁一般的莫黑白,早就提著爹爹們做給他的蛇花燈沖在了前面,一直習慣于當保姆的戒癡自然跟了上去,沒兩下就在人群中隱去了蹤影。

韓子緒與文煞也不說話,只是陪著莫離慢慢地走著,不動聲色地用高大的身形替莫離擋住周圍的人群的推搡。

莫離看了看貼著人皮面具的黑白掌柜,那兩張俊美的臉和那駭人的身份都因為他而心甘情愿地藏匿了起來。所以在此刻,莫離是真正地覺得,他們就是三個普通人,在享受再平凡不過的生活。

走著走著,便到了河邊。

這里只有船上星點的漁火,來往的人也不多。

韓子緒與文煞不知是約好了還是湊巧,都同時悄悄地牽住了莫離的手。

莫離低下頭來,想了想,沒有甩開。

兩個輕柔的吻分別落在了莫離的左右兩頰上。

莫離低著頭,紅暈從臉上一直延伸到脖子。

“我愛你。”韓子緒說。

“我愛你。”文煞說。

耳邊同時回響著那兩人的低語。

原來,你們終于明白了什么是愛么?

莫離淡淡地笑了。

握緊了那兩人的手,他果然是幸福的。

【完】

作者有話要說:《客棧老板》終于真正完結了,感謝陪伴我走到最后的讀者們。

雖然離中秋還有一段時間,但是還是提前預祝各位闔家歡樂,平安幸福~^_^~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