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葉辰罵得對(惡魔果實加更)

小說: 凌天神尊(海陳) 作者: 海陳 更新時間:2019-10-24 14:03:52 字數:2779 閱讀進度:245/827

“完了,完了,出大事了。”

老董驚慌失措,一路追趕,在追趕過程中,他快要急瘋的叫著。

此時,他好后悔當初,為了幫吳坤長老整治葉辰,而讓葉辰去飼養蛟龍。

如果葉辰沒有去飼養蛟龍,豈會有機會把蛟龍給馴服了?

另外三個雜役學員,也跟著一起追趕。

如果這條太歲城天命學院寄養的蛟龍丟了,他們的麻煩就大了。

養獸區域,是有防御陣法的,但是這個防御陣法是抵御外人入侵,它并不會防止,里面的人出去!

“吼呤!”

小蛟龍沖出防御陣,向葉辰發出聲音的方向飛。

……

此時,甲類學員的修煉洞府處。

雷無道在聽到葉辰的喊話后,忍不住噴道:“葉辰,你在這里亂叫什么?難不成,你還有一條蛟龍坐騎不成?”

“有。”

葉辰道。

“哈哈哈哈哈哈,你們聽一聽,葉辰說他有一條蛟龍坐騎,這話你們信嗎?”

雷無道手指葉辰,用瘋狂挑釁的眼神,掃向古霜兒,冉胖子,梅星輝等人問道。

“吼呤!”

他的話音剛落,蛟龍的發出的龍呤聲,震耳欲聾的從天空中傳來!

雷無道嚇了一跳,抬頭看天!

冉胖子,古霜兒,盧靜雅,梅星輝等人,全部震驚的抬頭看天。

一條長約十八米,周身環繞水流的暗黑色蛟龍,御空飛縱而來!

“呤。”

小蛟龍找到葉辰,它的眼瞳中透著驚喜。

接著它發出溫順的龍呤聲,飛落在葉辰身前,它可是生怕來晚了!

“蛟龍……蛟龍……這……這怎么會……”

雷無道嚇傻了,他喃喃的結結巴巴,話語都說不出全了。

哐當。

柳水風的酒壇子,墜在地上摔破。

這不是他被蛟龍嚇到了,而是被葉辰一句話,將一條蛟龍召喚而來,給驚呆了!

盧靜雅整個人都看傻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葉辰一句話,召喚來一條蛟龍坐騎,這太讓人震撼!

要知道,即便是蛟龍,也是狂暴易怒,很不容易被馴服的,而且即便是被馴服的蛟龍,也只會去馱宗師境九段以上的頂尖強者!

葉辰跳到小蛟龍頭頂,對還處于震驚中的古霜兒,冉胖子說:“小霜兒,冉兄,我們來日再見!”

吼!

小蛟龍在葉辰話語落下后,帶著葉辰一飛沖天,迅速向下山方向飛去。

“嗚嗚嗚……葉師兄……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你不可以死……”

古霜兒反應過來,去追趕已經飛遠的蛟龍,她哭聲大喊。

冉胖子則激動的沖到雷無道面前,大吼:“雷無道,瞧見了沒有,老子的兄弟葉辰,他就是有蛟龍坐騎!”

雷無道無言回應,整個人還處于嚇呆的狀態。

冉胖子吼完雷無道,眺望葉辰御龍而去的方向,他在心中吶喊:“葉辰老弟,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一定要活著回來啊!”

……

朝歌城,此時正是正午,每一個酒樓與茶樓都是人滿為患。

而,這些人菜飯之時,所談論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葉辰!

“現在連武王府的靈雪郡主,都說葉辰知道魏靈兒被賜婚的事情,那些支持葉辰的人,這一下臉都丟大了。”

有人眉飛色舞的說。

“唉,誰能知曉,當初在朝歌城外,殺得太歲城的權貴子弟不敢吭聲的葉辰,竟是一個狗仗人勢的葉烏龜呢?”

有人嘲諷的語氣,哀嘆道。

米天晟在酒樓之上,凝聽著四周的議論聲,他無比失望的搖頭道:“葉辰,沒有想到,你真是一個狗仗人勢的縮頭烏龜。”

只是讓葉辰名聲盡毀,米天晟非常的不滿意,他是要讓葉辰先名聲盡毀,而后再殺死他。

要知道,他這一次帶來的宗師境強者,就算把將米家的幾個宗師境強者排除不算,都有二十個!

這是一股,只要葉辰踏出朝歌城,就能讓葉辰尸骨無存的恐怖力量。

這也是,他失去米家的支持,還敢繼續對付葉辰的原因。

“呵呵,什么狗屁天榜第十的妖孽天才,真是浪費本大爺的時間。”

吳家的宗師,吳傲平濃眉皺起,不爽道。

“米天晟,你還有什么辦法,將葉辰刺激出來沒有?不將他殺了,老夫怎么回去向天武侯交代?”

天武侯府的宗師境強者姬武,看向米天晟問道。

米天晟無奈道:“姬宗師,葉辰一心要當縮頭烏龜,我也很無奈。”

吳傲平眼中兇光閃爍道:“不如這樣,我們直接打到的天龍宗去,逼得葉辰出來!”

“吳兄,你這個主意可以!”

姬武眉頭一挑,贊同道。

米天晟的眼睛也是一亮道:“吳宗師,您這個主意真是不錯,我馬上出城,在城外與各家宗師商量!”

“一起出去,這無法殺葉辰的朝歌城,待著也無聊。”

吳傲平起身道。

……

此時,武王府的門口。

魏靈雪怒目,注視著老管家池天熊,質問道:“池管家,你是否將我拿來的記憶神鏡給爺爺看?”

“給了。”

池天熊肯定道。

“給了,為什么爺爺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魏靈雪焦怒道。

她可是想要爺爺立即發怒,將在朝歌城內庇護葉辰的話,給取消掉的。

當然,如果她爺爺暴怒,直接去殺葉辰,那就更好了。

因為,她羞辱葉辰不成,還被葉辰打了一嘴巴,牙齒還缺了數顆,這個仇無論如何都要報。

“這個老奴不清楚。”

池天熊苦笑道。

“你讓開,我要去進去找爺爺!”

魏靈雪焦急的要推開池天熊。

池天熊搖頭道:“靈雪郡主,莫要為難老奴,武王大人說了,任何人不得去打擾他。”

“狗奴才,你當本郡主不敢對你出手嗎?”

魏靈雪暴怒,要對池天熊動手之時。

孟青蓮趕到,怒斥道:“靈雪,你在找打嗎?”

魏南行也趕到,他呵斥道:“靈雪,快給池管家道歉。”

此時,不只是魏南行來了,魏南征,魏南兵,魏靈青,魏靈鴻等人也都來了。

魏靈雪拿回家,給孟青蓮等人看的記憶神鏡,讓他們全部怒了。

池天熊連忙說道:“靈雪郡主無需給老奴道歉,諸位也不用讓老奴去通報,武王大人說了,任何人不見。”

“池管家,我爹看了記憶神鏡,就沒有任何反應嗎?”

魏南行皺眉問,其實他也是在質疑,池天熊是否把記憶神鏡給武王了?

池天熊看向魏南行等人,想了想,咬牙小聲說道:“武王大人看了記憶神鏡后說,葉辰罵得對。”

“啊?”

魏南行驚訝,隨即臉一下子火辣辣的紅了。

魏南征,魏南兵等人,也是老臉通紅,一時間感覺無地自容。

武王認為葉辰罵得對,豈不是再說,他們這些子嗣都無膽。

“爺爺怎么會認可葉辰的話?我不信,我要去當面問一問爺爺!”

魏靈雪無法接受,向池天熊沖去。

吼呤!

在這一刻,一聲龍呤在魏靈雪等人頭頂突然響起。

魏靈雪,孟青蓮,魏南征,魏南行,魏南兵等人抬頭去看。

一條蛟龍在不遠處的天空中!

“葉辰?!”

魏靈雪更是震驚的看到,蛟龍頭頂上,讓她恨之入骨,不殺不能安睡的葉辰!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