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扮老婆扮上癮,紫云沒救了

小說: 雙胞胎總裁的貼身保鏢 作者: 東方少康(書坊) 更新時間:2015-12-13 01:17:14 字數:3877 閱讀進度:638/927

“啪!”

“呃啊……”

怒氣沖天的張少東絲毫不管張少勇那包得如同粽子一樣的臉,左右開弓,狠狠地打了好幾巴掌。#%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匕匕····蛧·首·發

張少勇撕心裂肺地慘叫著,周圍的幾個保鏢見狀,也都是兩腿發麻。

“家法!”

“老爺!”

“聽到沒有,難道還讓我說第二遍嗎?”

……

一個年婦女訕訕地走了出去,一會兒的功夫,她捧著一個盤子,盤子放的是一條細長的鞭子。只不過鞭子血紅如玉,看起來非常嚇人。

“老爺,三思啊,少爺可從來沒有挨過這鞭子!”

年婦女哀求著,不過張少東根本沒聽,他拿起鞭子用手拉了拉,看向已經嚇得魂飛魄散的張少勇道“你知道你錯在哪里了嗎?”

“爸,爸……我那是被逼無奈啊,我要是不告訴他,他要讓我斷子絕孫,而且那酒樓的保安絕對是一群酒囊飯袋啊,他們怎么能讓劉嘯天那么瀟灑地來,又那么瀟灑地離開呢?”

“那你知不知道是你害死了陳叔?你知道陳叔對張家意味著什么嗎?陳叔可是為張家勞累了大半輩子啊,沒有他,沒有現在的張家!”

“爸……我知道,可是這……我真的不是要告訴他的……”

“不要再狡辯了!一次兩次在你這兒出問題,今天不家法伺候你,我張少東對不起陳叔,更對不起列祖列宗!”

“爸……”張少勇慌忙膝行到張少東面前,拉著他的衣襟道“爸,您可是從來沒用這鞭子打過我,而且我現在已經被劉嘯天那個龜孫子給打得渾身是傷了,您要是再打的話,我真的會沒命的!”

“沒命?呵呵……我是太寵著你了。不讓你吃點皮肉之苦,你壓根不長記性!這次你坑害了陳叔,保不準你下次坑害了老子呢!”

說完,他一腳將張少勇踹到一邊,揚起鞭子打了起來。

“啊!”

“啊!”

……

慘叫聲此起彼伏,那幾個看著的保鏢這會兒已經不是兩腿發麻了,而是全身都跟著顫抖了起來。

他們不禁懷疑,這還是他親兒子嗎?這還是張家的大少爺嗎?這還是那個囂張跋扈的華夏第一惡少嗎?

皮鞭聲啪啪作響,年婦女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連忙跑到張少勇面前道“老爺,別打了!別打了!您再這么打下去的話,少爺真的會沒命的,求您看在我伺候少爺這么多年的份,這次繞過他吧?”

張少東見張少勇整個后背都變得血肉模糊了,將鞭子往地一扔,擺擺手道“帶他下去敷藥去吧。實在不行,把醫生請到家里來看看他。”

“是是是!多謝老爺,多謝老爺!”

年婦女顫巍巍地架著已經昏迷的張少勇走出大廳,張少東看了一眼那幾個保鏢道“你們幾個給我二十四小時盯著劉嘯天,一旦他有任何的情況,立即向我匯報,聽明白了嗎?”

幾個保鏢立即挺直腰板道“聽明白了!”

“剛才你們看到什么了?”

保鏢們相互看了一眼,齊聲道“什么都沒看見。”

“去吧。”

張少東將手一擺,幾人離開后,他一屁股坐在椅子,惡狠狠地道“劉嘯天,等我請的‘殺星’到了,看我不把你給千刀萬剮了!”

……

“這次又便宜了那對豬狗不如的父子!”

“是,真是太可惡了。”

“你們別急,天恢恢,疏而不漏。他們干了這么多的壞事,遲早是要被抓進去的。”

……

見田香云、方倩、秦玉、鐘云等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劉嘯天何曾不理解大家的心情。

其實他到現在心里依然是憤憤不平,雖然說陳叔殺了兩人,是別想活命了,但是明眼人誰不知道他只是一個替死鬼而已。

他還派人專門查了一下陳叔的底細,在得知他已經在張家干了幾十年,而且這幾十年來,一直為張少東鞍前馬后之后,他也大致明白陳叔為什么會如此不顧一切,甚至不惜徹底毀了自己的名譽來為他們父子倆頂罪了。

和別的女人有_染,劉嘯天還真不得不佩服這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子的想象力。不過,沒辦法,相關的人都被張家給解決的差不多了,沒有更多的證據,警方也很無奈。

“這事絕對沒完,只要他們再敢動壞心思,我一定會再抓住他們的把柄,到那個時候,新賬舊賬一起算!”

劉嘯天用凝重地語氣義憤填膺地說了一句后,田紫云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姐夫,這次多虧了你,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快找到楊迅的妹妹,凝雪不是說要是警方的人再晚到一會兒,她也會被殺嗎?那幫烏龜王八蛋真是太惡毒了!”

劉嘯天抽了一下鼻子道“那個什么東勇豪華大酒店被我給攪了個天翻地覆,我估計所造成的損失張少東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了。”

“嘻嘻……單槍匹馬闖進去,隨后又昂首挺胸地沖出來,姐夫啊,那畫面實在是太美,我感覺你可以當演員,拍動作片了。”

田香云搖了搖頭道“現在這畫面也實在是太美,咱家的活寶怎么想起來夸自己的姐夫了?今天太陽沒從西邊出來吧?”

田紫云吐了吐舌頭道“姐,瞧你這話說的,我是那種不分青紅皂白黑他的人嗎?他這次確實是在為正義而戰,我夸夸他怎么了?”

“沒怎么,沒怎么,你繼續!”

田紫云嘴角一勾,看向劉嘯天道“姐夫,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

“雖然說目前那個替死鬼已經把所有的罪名都給攬下了,但是并不代表我們沒事可做了。我已經告訴楊真了,我會掏錢幫她請最好的律師來打這場官司,即使最后不能將張少東父子繩之于法,我也要讓他們的名聲受損!”

田紫云點了點頭道“對!他麾下也有市公司,一旦他扯了官司,股價什么的肯定會受到影響!他讓咱們的古云蒙受損失,咱們一定要讓他雙倍奉還。”

劉嘯天抽了一下鼻子道“這還只是第一步,商的案子之前雖然草草了解了,然后我覺得現在有必要放出放聲,說那個案子和他們父子也脫不了干系,我倒是看看,家會怎么做,他們又會如何應對!”

“借力打力,這招秒!”

田香云實在看下去了,重重地咳嗽了一聲道“你們這一唱一和的,讓我們很不適應啊。”

方倩亦是道“紫云,我現在對你很失望唉,你的火力呢?你的脾氣呢?你的刁難呢?現在嘯天說什么,你都說好,那他怎么會變得更強大?之前不是你說,多損損他,他才會更有動力,更有魄力,更能成大事嗎?”

田紫云臉色微紅,轉身走了幾步,頗為尷尬地笑了笑道“你們都說什么呢?我只是事論事而已,我只是覺得這事他做得非常好,雖然說結果有點差強人意,但是張少東確實是很難對付的人,咱們要再給他點時間,我相信,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滅了張少東、張少勇那對父子的。”

秦玉一步閃到她面前,深有意味地道“真的嗎?”

田紫云一怔,隨后擺擺手道“哎呀,你們這是干什么?當然是真的了。”

“那你臉紅什么?”

田紫云慌忙摸了摸自己的面頰道“哪有……哪有……”

“明明有!”

“哼,討厭,不理你們了!”

說完,田紫云轉身往樓走,不過走了兩步,她又意識到這不該是她應有的樣子,她又轉過身道“你們等著,今后我該怎么損他還是怎么損他,哼哼!”

“哈哈哈……”

眾人大笑一番,劉嘯天道“我出去逛逛。你們晚飯不用等我了。”

“出去逛逛?”

田紫云一聽這話,連忙沖到劉嘯天面前道“等等,你是不是又要去逛古董店啊?我也去!”

田香云搖頭道“紫云啊,你難道沒發現你現在都成了你姐夫的跟屁蟲了嗎?”

“哪有!我只是想趁機買兩件首飾而已,不行嗎?”

“行!反正今天不班,你要跟著跟著吧,不過要注意安全,另外不要回來得太晚了。”

“多謝姐!”

說完,田紫云拽著劉嘯天往門外走,劉嘯天轉過身道“我有說要帶你去了嗎?”

“嗯?”田紫云臉色一紅,旋即指著他道“你……別夸你兩句你瑟了,讓你陪著本姑娘去買首飾,那是你的榮幸,而且這是你老婆大人的命令,你敢不答應?”

劉嘯天沒吭聲,轉身往房內走,田紫云有些生氣地拽住他道“臭姐夫,你這是什么意思啊?你這也太賤了吧?不能因為我說跟著,你直接不去了吧?”

“哈哈哈……”

田香云、方倩、秦玉、鐘云等人見他們這么快又斗了起來,皆是大笑了起來。

劉嘯天見田紫云嘟著嘴的樣子,笑了笑道“我也沒說不帶你啊,我拿東西!”

“你……”田紫云一跺腳,看了看田香云等人道“哼,笑,知道笑,這下滿意了吧?你們也看到了,我和他是本質還是水火不容,所以不要被假象給蒙蔽了!”

“呃……”

眾人臉前皆是飄過了數條黑線,從房走出來的劉嘯天徑直走出門道“別嘰歪了,走了!”

兩人這次并沒有去古董店,而是來到地攤販聚集的地方。

他們倆剛在一個地攤前蹲下,四五十歲的年婦女便對他們道“靚仔買首飾送給你老婆嗎?你老婆真漂亮!”

劉嘯天一愣,田紫云則是趕緊道“對,你趕緊把你這最好的首飾都拿出來。”

劉嘯天微微皺了皺眉頭,這個年婦女說她是他老婆,她不但沒反駁,而且也沒給他反駁的機會,她這是扮他老婆扮癮了嗎?

……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