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三線出擊,斗得歡樂

小說: 雙胞胎總裁的貼身保鏢 作者: 東方少康(書坊) 更新時間:2015-12-13 01:20:32 字數:4275 閱讀進度:878/927

[燃^文^書庫][www].[774][buy].[com]nbsp;nbsp;nbsp;nbsp;女子目不轉睛地看著金鷹,她一度感覺這只是錯覺,畢竟同一個人不可能同時在兩個地方出現。【舞若小說網首發】

nbsp;nbsp;nbsp;nbsp;金鷹盯著她的那一雙妙目,微微一笑道:“你這么看著我,會讓我很不好意思的!怎么,你對我很感興趣!”

nbsp;nbsp;nbsp;nbsp;“你……你混蛋!”

nbsp;nbsp;nbsp;nbsp;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劉嘯天,女子都必須要盡快離開這,時間一旦拖得久了,危險的程度無疑會大大增加。

nbsp;nbsp;nbsp;nbsp;金鷹見她又要動手,有些無奈地擺擺手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nbsp;nbsp;nbsp;nbsp;女子剜了他一眼,直接揚起大長腿,踢向他的下三路。

nbsp;nbsp;nbsp;nbsp;金鷹震驚了,這個女人也太蛇蝎了吧?這完全是讓他斷子絕孫的節奏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nbsp;nbsp;nbsp;nbsp;接連躲了她十幾招后,金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小腿,將其往自己面前用力一拉,隨后一腳清掃,女子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金鷹假裝一個踉蹌,直接側壓在她的身體上,隨后用龍抓手鎖住了她那白嫩的脖子。

nbsp;nbsp;nbsp;nbsp;“你……無/恥!”

nbsp;nbsp;nbsp;nbsp;“喂,你都想讓我斷子絕孫了,我如果還有恥的話,那還是男人嗎?”

nbsp;nbsp;nbsp;nbsp;“你……”

nbsp;nbsp;nbsp;nbsp;女子咬了咬牙,其實從劉嘯天出現的那一剎那,她就覺得自己肯定不是劉嘯天的對手,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劉嘯天竟然還和她斗那么長時間,莫非是對她有好感?

nbsp;nbsp;nbsp;nbsp;一想到這,女子美眸一轉,沖著金鷹拋了一個媚眼道:“我漂亮嗎?”

nbsp;nbsp;nbsp;nbsp;金鷹這會兒是以劉嘯天的形象出現的,反正早就沒節操了,所以他也沒打算裝什么正人君子。

nbsp;nbsp;nbsp;nbsp;只是他現在有點擔心的是劉嘯天要是知道他是如此踐踏他的形象的話,會不會和他恩斷義絕?

nbsp;nbsp;nbsp;nbsp;“管他去?他老婆、女人一大堆,也是花花腸子,不是什么好鳥!他既然囑咐我演得要逼真,我如果你參照他的好/色本性來演的話,那豈不是要露陷了?”

nbsp;nbsp;nbsp;nbsp;想到這些。金鷹心中暗笑兩聲,看著頻送秋波的女子,干咽了一口唾沫道:“說實話,很漂亮!但是心腸有點歹毒,讓人下不去口!”

nbsp;nbsp;nbsp;nbsp;“你見過不帶刺的玫瑰嗎?玫瑰有刺,才更有韻味嘛……”

nbsp;nbsp;nbsp;nbsp;“咳咳咳……你說得好像也有道理啊!美女,請問你叫什么名字?”

nbsp;nbsp;nbsp;nbsp;“你可以叫我小柔!”

nbsp;nbsp;nbsp;nbsp;金鷹抽了一下鼻子。將面頰逼近她的俏臉到只有半指的距離時,小聲道:“小柔?好名字啊!”

nbsp;nbsp;nbsp;nbsp;“是嗎?”

nbsp;nbsp;nbsp;nbsp;小柔朝著他吐了一口香氣。慢慢地抬起頭,眼看著兩人就要吻都一塊兒了,金鷹在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殺氣后,猛然將她的身體往下一翻,然后抽出皮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的雙手反綁,還沒節操地打了一下她的翹/臀,深有意味地道:“帶刺的玫瑰雖好,但是丟了小命可就不好玩了,小柔姑娘。你說是不是啊?”

nbsp;nbsp;nbsp;nbsp;“劉嘯天!你……你這個王八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nbsp;nbsp;nbsp;nbsp;小柔本來還想趁機將他一擊斃命呢,但是誰曾想他卻在關鍵時刻來了個先發制人,而且竟然還堂而皇之地打了她的屁股,她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別人這么無情羞辱,不能忍啊!

nbsp;nbsp;nbsp;nbsp;金鷹一把抽了她腰間的細皮帶。又把她的雙腿給綁上后,方才將她翻過身來,學著劉嘯天的招牌姿/勢,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不要亂動哦,不然你褲子掉了,我可不負責!”

nbsp;nbsp;nbsp;nbsp;“你!”

nbsp;nbsp;nbsp;nbsp;金鷹走到床邊看了一眼被迷暈的曾姍姍。又看了看小柔帶來的那些儀器,搖了搖頭道:“你說你好好的一個姑娘家,怎么干這么變/態的事情呢?連我這一個大男人都看不下去了!不過呢,有句話,說得好,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聞著你也很香。也不知道能不能提煉出體香?”

nbsp;nbsp;nbsp;nbsp;“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亂來!”

nbsp;nbsp;nbsp;nbsp;“不想我亂來就老實交代,你是誰派來的?”

nbsp;nbsp;nbsp;nbsp;“我……”

nbsp;nbsp;nbsp;nbsp;小柔明顯沒想到他會用這么一招來對她,要知道,提取體香是要脫衣服的,一想到要被這個大男人看光身體,她就恨不得要咬舌自盡,這么多年來,她一直傾心的是她的少爺啊,自己的清白怎么能被這個死對頭給糟蹋了呢?

nbsp;nbsp;nbsp;nbsp;“不說?那行,別怪我不客氣了!你是怎么對付姍姍的,那我就如數奉還!”

nbsp;nbsp;nbsp;nbsp;一見他拿著儀器向前,小柔頓時急了,連忙道:“你……你不要亂來!你要是敢亂來的話,我……我就咬舌自盡!”

nbsp;nbsp;nbsp;nbsp;“咬舌自盡?呵呵……”

nbsp;nbsp;nbsp;nbsp;金鷹突然上前快閃兩步,一把掐住她的香腮,左右找了找,實在找不到可以用身邊東西塞住她的嘴,索性一把扯了她的衣角塞到了她的嘴里。開什么玩笑,這好不容易捉住的人,如果讓她就這么咬舌自盡了,他沒法向劉嘯天交代啊!

nbsp;nbsp;nbsp;nbsp;“好身材啊,可惜了……”

nbsp;nbsp;nbsp;nbsp;看著她那因為衣服被撕而露出的雪白肌膚,金鷹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后往沙發上一坐,掏出一根煙,有一口沒一口地抽著,而雙眼則是不停地在女子身上掃蕩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nbsp;nbsp;nbsp;nbsp;云雀山,另外一個假扮成劉嘯天的人可就沒有金鷹運氣這么好了。

nbsp;nbsp;nbsp;nbsp;他帶著假面皮也就罷了,還要戴著假頭發,作為一個光頭多年的和尚,這頭上突然有了頭發,他真是要多不適應就有多不適應。

nbsp;nbsp;nbsp;nbsp;他從天還沒亮就潛伏在天坑附近,利用周圍一人高的雜草做掩飾,可是等了大半天了,還是沒見到人影。

nbsp;nbsp;nbsp;nbsp;劉嘯天交給他這個任務的時候,告訴他說這只是他的猜測,不一定有人到天坑來,如果他守個一天一夜還沒見到人后就可以撤了。

nbsp;nbsp;nbsp;nbsp;作為一個有定力的人,這潛伏一天一夜對他而言也不是個事,但是也不知怎的,今天這天氣十分燥熱,潛伏了大半天,他身上就沒有一點干的地方,而且帶來的水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實在是口渴難耐。

nbsp;nbsp;nbsp;nbsp;又強忍著等到太陽落山,如果再沒人來的話,他就打算先去補補水了,而就在這時候,一行五個鬼鬼祟祟的人各拎著一個箱子快速來到天坑邊。

nbsp;nbsp;nbsp;nbsp;“神了!這樣也能猜到?”

nbsp;nbsp;nbsp;nbsp;雷鷹看到那幫人后,身上的疲倦頓時消失了,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

nbsp;nbsp;nbsp;nbsp;五個人到達天坑后。左右看了看,隨后又耳語一番。最后開始系繩子,準備下天坑。

nbsp;nbsp;nbsp;nbsp;雷鷹見時機到了,立即從雜草層中跳了出來,剛要道一聲“阿彌陀佛”,可是一想到他現在扮演的是劉嘯天后,他趕緊干咳一聲,快閃到五個人身后,沉聲道:“你們終于來了!”

nbsp;nbsp;nbsp;nbsp;“啊……”

nbsp;nbsp;nbsp;nbsp;突然冒出個人來,無疑把五個蒙面人嚇得半死。轉身看到竟然是劉嘯天后,其中有兩個人差點一個踉蹌跌到了天坑了。

nbsp;nbsp;nbsp;nbsp;“你……你……”

nbsp;nbsp;nbsp;nbsp;“怎么?你們認識我?”

nbsp;nbsp;nbsp;nbsp;“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媽/的,我們被玩了,哥幾個,上!”

nbsp;nbsp;nbsp;nbsp;雷鷹搖了搖頭,將衣袖一揮,一陣迷煙順風飄向五個人。五個人根本來不及閃躲,很快便癱坐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這并不是雷鷹怕他們,而是聽從了劉嘯天的意見,為確保萬無一失,用了金鷹從雇傭兵團帶來的迷煙。

nbsp;nbsp;nbsp;nbsp;要知道,金鷹對付的是一個人。只要不是頂級的高手,他都會有一定的勝算,但是雷鷹不同,他面對的很有可能是一幫人,萬一個個都是高手,那可就很難確保萬無一失了!

nbsp;nbsp;nbsp;nbsp;“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nbsp;nbsp;nbsp;nbsp;幾個蒙面人就這么被兵不血刃地拿下了,其實他們心里都跟明鏡似的。知道他這是特意等他們的。

nbsp;nbsp;nbsp;nbsp;只是他們這會兒想破腦袋也搞不懂的一點是劉嘯天怎么會在這?他不是和他們少爺在一起嗎?難不成他們少爺還騙他們不成?

nbsp;nbsp;nbsp;nbsp;雷鷹看著他們那驚愕的眼神,大笑兩聲,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用繩子將他們綁在了一起,然后打開他們拎的箱子看了看里面的各種儀器。

nbsp;nbsp;nbsp;nbsp;雖然有些儀器他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但是他可以肯定這些是用來探測的,而且有兩個箱子里還有潛水服,他們的用意不言自明!

nbsp;nbsp;nbsp;nbsp;“你們是誰派來的?”

nbsp;nbsp;nbsp;nbsp;“你……你休想知道!”

nbsp;nbsp;nbsp;nbsp;“哈哈……都這個時候了,還嘴硬!你們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nbsp;nbsp;nbsp;nbsp;雷鷹轉過身快速給金鷹發了個短信,正坐在小柔的面前,品嘗著曾姍姍做的牛肉面的金鷹看到他的短信后,立即給劉嘯天發了個短信。

nbsp;nbsp;nbsp;nbsp;還在一家小吃店和田紫云、劉河洲一起品嘗美食的劉嘯天看到短信后,回了一句話,很快,劉河洲的手機鈴聲便響了。

nbsp;nbsp;nbsp;nbsp;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劉嘯天和田紫云道:“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nbsp;nbsp;nbsp;nbsp;“你請便!”

nbsp;nbsp;nbsp;nbsp;劉河洲本來還是坐著的,但是聽著聽著,他猛然站起身來,有些詭異地看了一眼劉嘯天,隨后快速走到門外。

nbsp;nbsp;nbsp;nbsp;田紫云皺了一下眉頭,看向劉嘯天道:“你……終于行動啦?”

nbsp;nbsp;nbsp;nbsp;劉嘯天微微一笑道:“無意撒了兩張網,誰曾想都捕到魚了,有點小意外啊!”

nbsp;nbsp;nbsp;nbsp;田紫云伸手敲了一下他的后腦勺道:“你要不要這么賤啊,說句明白話會死啊?你整天這么吊我胃口,你信不信有一天我會把你給吃了?”

nbsp;nbsp;nbsp;nbsp;“生吞?紅燒?還是油燜?”

nbsp;nbsp;nbsp;nbsp;“你……我要把你給閹了!”

nbsp;nbsp;nbsp;nbsp;劉嘯天一怔,隨后趕緊向一旁閃了閃道:“要不要這么狠?好了,你坐看好戲就行了,我想有些人這會兒想死的心都有了,哈哈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