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坦承(二)

小說: 庶門風華 作者: 千年書一桐 更新時間:2019-10-23 08:19:53 字數:2118 閱讀進度:671/823

原來,京城不少世家大族經過這么多年的開枝散葉,家中子侄眾多,隨之而來的便是家底越來越薄,因而有些主婦便采取了些非常手段處置后院的妾室和妾生的子女,此舉不但可以保持家族的正常運轉,還可以借機消除一批丈夫的心頭好。

畢竟家底就這些,若是任由這些庶子庶女都生出來,不說養大他們要花費一筆不小的費用,就是將來成親分家的費用也不小,這些世家大族經過這么多年分化,有幾家還有這個實力?

因此,朱氏的毛病也就不能稱之為毛病,相反,她的能干和才干倒是一直為她加了不少分,所以她在陸家的日子不說一手遮天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這種日子在陸老太太的丈夫沒了之后,倒是有了些變化,因為陸縉一走,陸老太太成了這個家唯一的長輩,話語權甚至比丈夫在世時還略強些,主要是沒有人壓制她了,而礙于孝道,朱氏不得不把老太太供著。

當然了,陸老太太也聰明,輕易不會去碰觸朱氏的底線,而朱氏見她還算識趣,那些大面上的無關緊要的事情也就由著她了,所以這對婆媳的真實關系甚至比陸縉在世時還略好一些。

變化是顏彥進門后,顏彥是真心拿陸老太太當祖母尊重看待的,時不時給她送點新鮮東西,吃的玩的用的都有,且一看還是用心挑選的,照顧到她的喜好。

還有一點,顏彥肯花時間陪她說笑陪她打發這些無聊寂寞的時間,因而陸老太太對這個孫子媳婦不知不覺也有了幾分真心,連帶著對陸呦也上心起來。

這可就有點拂了朱氏的逆鱗,尤其是在顏彧也進門后,陸老太太沒少當著她的面說顏彧遠不如顏彥,也沒少抱怨當年陸鳴不該退親,抱怨朱氏不該非要在那天讓陸鳴把陸呦帶進顏家,抱怨朱氏不該由著性子任由兒子胡鬧,抱怨朱氏不該看走眼,等等。

久而久之,朱氏也就沒有多少耐心肯與老太太周旋,尤其是陸端和陸鳴兩個都上了前線之后,彼時顏彥也搬離陸家了,陸家自然仍是朱氏說了算。

兩人真正的鬧翻是顏彥把顏府幾個婆子告到京兆尹處,最終牽出了陸鳴和顏彧私相授受和私定終身的丑聞,盡管后來皇上命人杖斃了那幾個婆子以正視聽,可陸老太太是什么人?

不光陸老太太,京城這些世家大族的主母,哪個猜不到事情的真相?哪個不明白皇上的用意?

她就說嘛,好好的朱氏怎么會讓陸鳴帶陸呦去顏家,她什么時候把這個庶子放在眼里過?

原來一切都是串通好的,指不定這主意還是朱氏出的呢,她對這個兒媳還是很了解的,心狠著呢,眼里只看得見利益,從來不拿別人的命當回事。

如果說之前陸老太太這些都是猜測,緊接著沒多久朱氏被皇上申誡和禁足,且還是當著陸家所有人的面,為此,陸老太太也就明白皇上是故意在敲打這個女人,多半是為了替顏彥出一口當年的惡氣。

于是,陸老太太找到顏彧,千方百計從顏彧那套來了事實真相,越發覺得朱氏格局小,短視,陸家早晚有一天會被她拖累的,因而,她動了把這個女人趕走的心思。

可哪知兒子知道這些事情后也沒有答應休妻和合離,反而把家分了,好好的陸家就這么分崩離析了,陸老太太每每對著空蕩蕩的屋子,心里總是能生出怨念來。

既然外力沒法把這個女人趕走,陸老太太只能自己動手了,可巧機會很快就送上門來了,朱氏生病了,顏彧也生病了,且顏彧的藥包里還有和朱氏病況相克的藥物,因此,陸老太太用了一招偷梁換柱的計謀,哪知朱氏會這么警惕,很快就察覺到了。

而陸老太太最終也嘗到了自己釀造的苦果,想趕的人沒有趕走,想留的人卻留不住。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的,我累了,你們出去吧。”陸老太太說完之后閉上眼睛。

“祖母,我想知道,您不惜抹黑自己,想要護著的人究竟是誰?”顏彥先問道。

因為從陸老太太的敘述中,顏彥聽出了幾個漏洞,其一,陸老太太看不慣朱氏的狠毒和草菅人命,這說明她不是同類人;其二,陸老太太不善外務,對金錢也沒有什么概念,所以朱氏進門后沒多久她就交出了管家權,這說明她不喜歡勾心斗角也沒有太強的金錢欲和權欲;其三;她嫌朱氏格局小,短視,說明她目光放得遠,既然如此,她怎么可能去謀害朱氏?朱氏縱然有錯,可也罪不至死,更別說,這個家目前還真離不開朱氏。

顏彥這么一問,陸靖也回過味來了,“是啊,娘,您平時連個螞蟻都不舍得踩死的,怎么可能會去害人?”

陸鳴這會也反應過來了,跪在了炕沿前,“祖母,您這是何苦呢?都是孫子的錯,是孫子沒本事,害您這么大歲數害要跟著操這些心遭這些罪,您放心,孫子這就好生查探一番,一定給您一個交代。”

陸老太太搖了搖頭,“不必了,就是我做的,你把你娘喊來,我來和她說清楚,還有,把你岳父岳母和彧兒一并喊來,我當著他們的面也認個錯,這件事錯在我,和彧兒無關,我當時只是想懲戒一下你娘,哪知你娘非認定這件事是彧兒做的,那個孩子虛榮心是有的,可絕沒有這么狠毒的心腸,你母親誤會她了。”

顏彥聽了這話剛要張口,只見一旁的陸呦說道:“也和我們無關,你們愿意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我們回去了。”

他是想起了自己的遭遇,陸老太太肯為了陸鳴去死去背這么重的黑鍋,卻不肯給他半分的關愛和憐憫,原來,這就是嫡庶的區別。

既然如此,他還留下來做什么?

顏彥瞬間明白了丈夫的心意,也以孩子們需要早睡為由提出了告辭。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