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有結果

小說: 庶門風華 作者: 千年書一桐 更新時間:2019-10-24 08:54:41 字數:2167 閱讀進度:673/823

不知是顏彥把太后說服了還是太后自己琢磨明白了,總之,次日上午,據說有幾個皇城司的官員進了陸家。

陸家沒有來人告訴顏彥,顏彥是那天下午聽顏彰說的,因為皇城司的人也去顏家找顏彧調查取證了,可惜只是調查取證,沒有結果。

三天后,顏彥正和幾位管事商量莊子里的春耕事宜時,兩名皇城司的官員找上門來了,他們是想核實一下顏彧究竟清不清楚小孩子脾胃弱,不能同時吃芒果和海物,以及發生過敏事件后如何處理一事。

顏彥說了實話,這件事她自己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一來顏彧不是祖母帶大的,二來祖母過世多年了,就算當年聽祖母念叨過,顏彧也未必能一時想起來。

畢竟京城不臨海,很少能吃到新鮮的海物,再有一點,京城地處中原,更鮮有機會吃到芒果、荔枝等南邊水果,而這二者同時出現的概率就更小了,別說陸家和顏家,就連皇家也不是經常見到這些東西。

因為世祖皇帝立國之初立了一條規矩,為防大周出現像隋朝后期那樣驕奢淫逸的排場,宮里的食物只能是方圓百里內的出產,外地送進來的只能是干貨。

當然了,也不是沒有例外,比如說太后壽誕,各國朝貢,或者親朋好友回京帶來的土儀,等等,而顏家當年也是借著這個光才有幸吃過幾次海物和南邊來的水果。

而原主的祖母也是無意中提了那么一嘴,顏彧當時應該是在場的,有沒有往心里去顏彥就不記得了,所以她委實沒法判斷她是不是存心的。

顏彥倒有心想問問皇城司的人有沒有查到什么新東西,可又怕自己出言不慎干擾了對方的判斷,因而,回答完對方的提問后,顏彥把人送了出去,多余的話一句沒有問。

又三天后,可巧莊子里有人送來了幾條從剛開封的河里打上來的鱖魚,顏彥命人抓了一條準備給陸老太太送去做魚片粥補補身子。

這一次,顏彥是帶著青玉、青釉和青麥一起去的,剛一進儀門,就看見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姨娘打扮的人正被皇城司的押解著過來,顏彥正疑惑那人是誰時,只見周婉追了上來,遞了個包裹給那個女子,并說道:“你怎么這么傻?我不是說了,衭哥兒那次生病是意外,和二奶奶無關,你,你怎么就是聽不進去呢?你這樣,讓衭哥兒以后怎么辦?”

顏彥一聽便明白這女子是陸衭的生母,好像叫秋棠,也就是說,貌似這次事件和秋棠有點關聯,正琢磨究竟是什么關聯時,周婉看到了顏彥,拉著秋棠指向了顏彥,沒等秋棠開口,周婉先上前幾步跪在了顏彥面前。

“大奶奶,求求您,您救救秋棠姐姐吧,秋棠姐姐也是一時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她平時不這樣的,心地可善良了。還有,秋棠姐姐也是為了嫁禍二奶奶才動了夫人的藥包,她不是真想害夫人的性命,當時夫人的藥包還是秋棠暗示奴婢找大夫檢查的。”

顏彥從周婉的哭訴中拼湊出一個消息,說是秋棠一直認為她兒子上次過敏是因為顏彧故意使壞,所以對顏彧懷恨在心,為了報復顏彧,她給顏彧的飯菜里加了點慢性毒藥,為了保險起見,她又從顏彧的藥包里偷了幾樣東西放進朱氏的藥包里,隨后她又暗示周婉,讓周婉找人查一下朱氏的藥包,如此一來,也算是白送了一個立功機會給周婉,算是回報周婉當初救她兒子的恩情。

不錯,這還真是一條好計策,在顏彧的飲食里加慢性毒藥,一時之間顏彧死不了,這邊又引誘朱氏把顏彧攆出去,如此一來,顏彧身上的毒性要發作多半是出了陸家,彼時誰還能查到秋棠這個幕后黑手。

當然了,如果秋棠算是真兇的話。

呵呵,能想出這么雙管齊下的好計策的人叫心地善良,那顏彥可真不清楚什么叫心地邪惡了。

“周姨娘,該不是你也從中出謀劃策了吧?要不你怎么會替她說情?還是你把我和這幾位官爺都當成了傻子?一個心地善良的人會想出這么周全的殺人計策來?”顏彥故意說道。

果然,她如愿在周婉臉上看到了震驚和憤怒,繼而是失望,“彥兒姐姐,連你也不相信我了么?”

“這可怪不得我,是你先讓我失望的。”顏彥說完轉向了秋棠,“秋棠是吧,我且問你,二奶奶為何要害你兒子?”

“因為我兒子是長子。”秋棠雖不明白顏彥的用意,倒是也回答了。

“長子?我夫君還是長子呢,你覺得他有可能會代替你們主子成為世子繼承陸家的爵位嗎?”顏彥繼續問道。

這一次秋棠沒有回答,而是搖了搖頭。

“我再問你,若是二奶奶沒有嫡子,你覺得是兒子還是周姨娘的兒子更有希望繼承爵位?”

這一次秋棠猶豫了一下,“自然是周姐姐。”

“不錯,倒也不傻,那你覺得,二奶奶既然要冒著風險動手,她會選你兒子還是會選周姨娘的兒子?”

秋棠咬了咬嘴唇,沒有開口,也沒有搖頭或點頭,而是低下了頭。

見此,顏彥沒再說什么,余光倒是掃了周婉一眼,周婉也是張了張嘴,又閉上了。

顏彥轉身離開了,徑直往老太太的院子里走去,顏彥進去時,老太太正在垂淚,陸靖在一旁細細地勸著,朱氏和陸含站在屋子中間,這一次陸鳴不在。

聽到丫鬟通報,陸含迎了過來,顏彥從青玉手里接過裝魚的木桶,故意拎到炕前說道:“祖母,這是今年第一茬開封的河魚,我挑了一條最大的拿來給你做鍋魚片粥嘗嘗,我跟你講,李熙每次生病了,都要找我進宮給他做一鍋魚片粥,每次吃完出一身汗病就好多了,所以今天我也給您老人家做一鍋,吃過之后,您的病也很快就能好起來的。”

“孩子,難為你有心了。”陸老太太說完本想給顏彥一個笑容,哪知眼淚卻抑制不住,突然涌了出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