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男上女下(今天20更)

小說: 我叫王騰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5-01-23 03:02:46 字數:2466 閱讀進度:147/335

經過一個多月的河蟹,《男上女下》終于出宮了,暫改書名為《我叫王騰》,縱橫中文網正版閱讀,希望大家多多宣傳!今天是解禁第一天,保底二十更,大家都給力支持吧!

另外,公布一個書友群:32327358

紅票、收藏、月票,打賞,各種求。

王騰的手放在孟媛小腹上的瞬間,孟媛的身體不由輕輕一震,就好像心底潛藏的某只小鹿蹦跳出來了一般,那一刻,她甚至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酥軟,整個人無力地朝王騰的懷里靠去。

橘黃色的燈光下,整個房間里曖昧到了極點,嗅聞著孟媛觸碰在自己鼻息間的青絲的沁香,王騰有一種如如夢如幻的感覺,以至于他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粗重的喘息清晰可聞。

他的手放在孟媛的懷里,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孟媛小腹的跳動,如同一只奔跑的小白兔,在大草原里自由馳騁。

王騰的手在孟媛的小腹停頓下來,感受著那件薄紗后面的綿軟和膩滑,沉浸在孟媛的美麗中,他就好像丟了魂一樣,就這么抱著孟媛,兩個人緊緊的貼在一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孟媛興許是站累了,抑或是這種曖昧到骨子里的感覺她受不了,忽然,她輕輕的動彈了一下身子,原本垂著的手也不禁壓在了王騰放在她小腹的手背上。

她現在說話的聲音顫抖著,猶如在王騰耳畔邊的呢喃,令得王騰如同受驚的小鹿,原本安靜地放在孟媛小腹上的手也開始輕輕的滑動起來,速度很慢,就好像撓癢癢一樣,寬大而略顯粗糙的手掌讓孟媛渾身酥麻,本來放在王騰手背上的玉手開始變得無力起來,隨著王騰撫摸她小腹的動作,她的手也跟隨著王騰的手臂輕輕的運動著,似在阻止王騰,又似在鼓勵王騰。

不知不覺,王騰的手就摸到了她的胸脯下面。隔著外衣,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內衣罩子的鋼圈,圓弧形的,緊緊的套在孟媛胸前圓鼓鼓的綿軟底部,顯得孟媛胸前正在跳躍的渾圓越發的動人。

這是美妙的時刻,王騰想象著孟媛那雙誘人的綿軟的同時,并不急于去愛撫,而是像散步一樣,整只大手在那兩條鋼圈周圍不停的撫弄,與此同時,他的臉頰也輕輕的靠在了孟媛的耳畔邊。

孟媛的頭發是披肩的那種,差不多齊腰那么長,耳畔邊盡是絲絲縷縷的青絲,把她精致的耳垂和修長的脖子遮擋住。王騰撫摸著孟媛胸前的鋼圈的同時,用臉頰輕輕地在孟媛的耳畔邊廝磨,動作輕緩,他的臉頰貼在孟媛滾燙的臉蛋上,令得緊張的孟媛呼吸變得越發的急促,清晰可聞。

孟媛的皮膚非常的膩滑,尤其是臉蛋上,白皙精致,王騰觸碰到的時候,就覺得是碰到了煮熟的雞蛋蛋白。他用他有些胡渣子的下巴貼在孟媛修長的脖子上,輕輕的刺激孟媛,等到孟媛的耳根子都紅透的時候,他忽然張嘴把孟媛的一只耳垂含在嘴里,那一刻,孟媛的頭微微動了動,就好像觸電了一般,渾身一個激靈。

王騰的嘴巴剛剛含住那只精致的耳垂,舌頭已經好像靈蛇一樣出洞,帶著唾液的舌頭滾燙而濕潤,輕點在孟媛的耳畔邊,令得孟媛渾身說不出的酥麻,仿佛被低壓電流刺激一般,不僅不痛苦,反而更多的是根本就不能抗拒的舒暢。

不知不覺,孟媛粗重的喘息聲已經變成低低的呢喃:“嗯……嗯……”聲音輕盈,就好像在夢中一樣。而且她呻吟的時候,估計是不好意思,總是緊緊的抿著嘴唇,以至于發出的聲音都從她的鼻息間竄出來,火熱的氣息撲打在王騰的臉頰上,更加刺激王騰。

而這時候,王騰一直盤旋在孟媛胸脯下面的手也開始變得活躍起來,他把孟媛胸脯下面的衣服都揉搓得有些褶皺,孟媛胸前的兩顆紐扣也不知道在什么時候被王騰解開,從微微開合的領口,可以清晰的看到孟媛胸前的那件鏤花內衣罩子。

用金線縫制的內衣罩子在燈光下散發著誘人的光芒,內衣罩子圓鼓鼓的,緊緊的蓋住孟媛懷里的綿軟,那兩團被內衣罩子覆蓋著的渾圓就好像是兩只嬌羞的大白兔,依稀可以看到雪白的冰山一角。

受到氣氛的影響,王騰原本只是在那團綿軟底部游走的大手忽然生出莫大的勇氣,突的一下覆蓋在了孟媛胸前的高聳上。

“啊……”那一瞬間,孟媛抿著的小嘴不禁一下子輕輕開啟,朱唇和貝齒依稀可見,她酣暢的呻吟聲只發出了一個音節就戛然而止,但是她原本僵硬的身體卻隨之變得柔軟起來。

在王騰的手放在她胸前的同時,她不禁輕輕挺了挺胸脯,顯得那雙飽滿更加的高聳雄壯。

王騰的手壓在那雙綿軟上,五指分開也只不過能抓住三分之一的部分。那團綿軟帶個王騰的刺激非常的大,就在那一瞬間,他褲襠里早就火熱不已的東西突的一下子把頭高昂的抬起,隔著褲襠,緊緊地貼在了孟媛鼓脹而富有彈性的肥臀上。

王騰揉搓著孟媛胸前的飽滿的同時,開始輕輕的解開孟媛的衣服扣子,與此同時,他將孟媛緊緊抿著的小嘴也印在了自己的唇上。

起初孟媛還有些抗拒,愣是不把小嘴張開,王騰的舌頭在那雙誘人的紅唇四周磨蹭了好一會也不見成效,于是乎,王騰干脆直接把孟媛的上衣脫掉,同時,放在孟媛胸前的手也輕易將孟媛的內衣罩子脫開,然后抓著孟媛肥碩的綿軟揉捏擠壓,那兩團綿軟上面的紅櫻桃被王騰變著法的擺弄,或擠壓,或輕揉。

這種來自于肉體的強烈刺激孟媛根本就受不了,沒一會,她就感覺到渾身發燙,整個人就好像窒息了一樣,呼吸急促,緊緊靠鼻息根本就不能滿足這種悠長的呼吸吐納,沒辦法,她只能微閉上雙目,旋即輕輕的打開朱唇,借助著口腔一起呼吸。

王騰趁勢長驅直入,他的舌頭伸到孟媛嘴巴里的時候,先在孟媛的貝齒上掃動一番,然后伸向更深處,中途的時候,孟媛嘗試過用自己的舌頭來阻擋王騰的入侵,哪知道自己的舌頭剛剛碰到王騰那根熾熱的舌頭,整個人就好像丟了魂一樣,只顧著被王騰的溫柔纏繞。

兩條舌頭在孟媛的嘴里就好像相伴而生的長蛇,彼此交織,纏綿悱惻。

沒一會,孟媛就被吻得動了情,之前的矜持和害羞被跑到腦后,她開始嘗試著用火熱的唇舌回應王騰,迎合著王騰同樣熱情如火的激情。她鼻息中發出的呢喃也變成了越來越悠長的呻吟:“嗯……啊……嗯……”

王騰褲襠里的東西現在已經硬得跟鐵棒一樣,他不停的扭動腰臀去摩擦孟媛的肥臀的同時,另一只手也順勢伸到了孟媛的小腹下,手指撐開孟媛的衣角,一只大手直接壓在了孟媛平坦的小腹上。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