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張角

小說: 武會諸天 作者: 夜半癡語 更新時間:2019-10-23 06:21:24 字數:2151 閱讀進度:226/236

這些赤著身子,頭纏黃巾,手握兵器的黃巾力士橫在前面,蘇白帶領著麾下的騎兵左右沖擊了數次,但是依舊無果,沒有辦法前進一步,全部都被阻擋住。

這些由黃巾士卒被煉制成的黃巾力士是絕對的聽從令旗的指揮,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違背,他們全部悍不畏死的擋在了蘇白的面前,哪怕被蘇白接連砍殺,但是依舊有后面的黃巾力士繼續圍上來,只為阻擋他前進的步伐。

又是一刀砍殺掉一個黃巾力士,看到又一個黃巾力士悍不畏死的沖了上來,蘇白眼角閃過一絲厭惡。

他抬頭看了看不遠處的祭壇,又環顧了四周,對著身側的關羽道:“云長,接下來的騎兵交由你指揮。”

話音剛落,不等關羽回答。蘇白從馬上一躍而起,直接向前跳了出去,直直的落在前面一個黃巾力士的頭頂,踩著這些黃巾力士向前狂奔。

等到距離祭壇大約只有幾丈距離的時候,他猛然用力一蹬,整個人借力而起,瞬間落到一個第三層的祭壇之上。

先是迅速斬殺掉這一層守衛的士卒之后,他并未選擇這些祭壇連接的樓梯向上,反而直接走到這一層祭壇的邊緣,而后再次借力猛然一躍而起,跳上另一層祭壇。

九層祭壇,第一層的祭壇最大,而后每一層的祭壇都是慢慢縮小,直到最底層的祭壇最小。蘇白的接連幾次跳躍,就直接落到了第九層的祭壇之上。

看到蘇白跳上來,張角巍然不動,繼續的念著口訣,煉制著黃巾士卒,而一旁的張梁卻是直接手持一根長槍朝著蘇白刺來。

張梁其人豁然而起,整個人單薄的身軀突然變得膨脹起來,轉眼之間就已經變得雄壯健碩,身體上散發著淡淡的黃光。

他使用的是太平經中的請神之法,將身上的穴竅勾連起來,渾身血氣沸騰。手中的長槍為上等鑌鐵打造的千煉神兵,冰冷鋒利的槍頭發出滲人的殺意,如同毒舌吐信,直直的朝著蘇白刺來。

蘇白見此,面色一凜,雙手緊握破虜刀,沒有任何的躲避,狠狠的揮舞的破虜刀迎了上去。

鐺!

破虜刀狠狠的砍在張梁手中的那根上等鑌鐵打造的千煉神兵之上,張梁握槍的雙手被震得虎口發麻,整個人連連后退了數步,而蘇白卻是紋絲不動。

一旁的張寶見勢不妙,立刻抽刀向著蘇白看來,卻被蘇白輕易躲避開來,而后手中破虜刀揮出,逼得張寶不得不身子后腿,來躲避蘇白的攻勢。

一個回合,蘇白就逼得張寶張梁兩人連連后退。

兩人會和到一起,正欲再次向蘇白殺來,卻猛然聽到身后傳來一句。

“燕人張翼德在此,黃巾賊納命來!”

張飛和關羽不知道何時也已經跳上祭壇,一個提著丈八蛇矛,一個拿著青龍偃月刀,蓄勢待發。

原來這兩人見到蘇白竟然直接單槍匹馬的沖上祭壇,關羽和張飛自然不愿意落于人后,他們立刻將騎兵指揮交給各自的副手,然后與蘇白一樣,踩著這些黃巾力士沖上了祭壇。

張寶張梁想要攻擊蘇白的想法落空,被關羽和張飛直接攔下。

“蘇司馬,這兩人交由我兄弟了,那張角就交給你了。”關羽對著蘇白說了一聲,而后提刀而上。

關羽提著青龍偃月刀朝著張寶殺去,張寶無奈只能提刀來擋。而張飛也十分興奮的握著丈八蛇矛與拿著千煉長槍的張梁戰作一團。

看到這四人各自戰在一起,互相不分上下,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蘇白也不在注意他們,提著破虜刀朝張角走去。

慢慢的走進張角,蘇白這時候才發現此刻的張角已經與他當初相遇的時候有了很大的改變。原本的張角看起來精神奕奕,但是現如今,卻是看起來有些蒼老,身上帶著些許腐朽的氣息,仿佛是一根在風中搖搖欲墜的燭火,隨時都可能滅掉似得。

此刻的張角剛剛煉制完一批黃巾力士,看到蘇白走來,其人也放棄了再次煉制的想法,他橫劍于身前,冷冷的看著走過來的蘇白。

“想到不到當日一別,原本以為可以是志同道合之人,今日卻是兵戎相見。”張角看著蘇白緩緩的說道。

蘇白面色嚴肅,緩緩的搖著頭:“這一切不過是在你看來。但是在我看來,我們的目的從來都不一樣,我的目的你不了解,也不會懂,這一天的到來是無可避免的。”

張角卻是被蘇白的這句話刺激到一般,其人面色一冷,寒聲道:“既然如此,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其人踏步向前,猛然一劍刺出。劍氣縱橫,劍光四射,層層密布,如同羅網一般,交織在一起,水潑不進,朝著蘇白籠罩而來。

這一刻其人的行動迅速,恍然一丁點都不像他所表現出來的那般衰老,勢若雷霆,動若閃電。

蘇白對于他的進攻卻是渾然不懼,任你幾路來我自一路去,直接一招太平刀法勢如破竹,直接朝著張角一刀劈砍而出,卻是直接的將劍網劈成兩半。

張角一擊受阻,卻是沒有半絲的氣餒,直接揮劍做了幾個動作,口中念念有詞:“風來,雨聚。”

其人身上猛然爆發出一陣狂風,朝著蘇白吹來,而后劍尖點了一下一旁祭壇上的水壇,帶著幾滴水珠飛起,那幾滴水珠中仿佛蘊含著無盡的力量,帶著巨大的沖擊力,朝著蘇白砸來。

“翻江倒海!”

蘇白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又是一刀揮出,輕而易舉的破掉了這一招。

不過這一次他也不愿意給張角出招的機會,既然他已經接了兩招了,那么久應該對方接一下自己的招式。

其人猛然雙腳蹬地,騰空一躍而起,一招旗開得勝,朝著張角殺去。

這太平刀法的第一招,是他迄今為止掌握的最為熟練的一招,全身的力量匯聚在破虜刀上,體內內氣在刀身形成肉眼可見的刀氣,帶著無盡的威勢,朝著張角劈砍下去。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