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逐步深入 第三十一章 恭迎圣駕

小說: 笑攬七夫 作者: 紅粟  更新時間:2015-02-10 07:10:42 字數:2749 閱讀進度:33/121

第三十一章恭迎圣駕

月色很亮,相對的,那幾盞燈籠的光亮就弱了很多,螢火蟲一般,飄飄浮浮明明暗暗,恍惚著帶了幾分飄搖不定。

一行人走的不是很快,但在楚泠月心思回轉間,也將將來到了鳳藻宮外。

身下的大殿之中,沒有動靜。那個清冷的男子應該還在窗前靜立吧。楚泠月心中不禁想。

若是女皇看到那樣美好的男子,月夜靜立中宵,枯守著那幅畫卷……那樣的癡情守候,那樣的無怨無悔,即使女皇這樣坐擁后宮美色三千的人,也會感動吧?只是,這份感動,在無限美色面前,又能持續多久?

對于這樣單方面固守的感情,楚泠月無法理解,更談不上贊同。但作為一個成年人,她卻知道,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面對感情的態度和處理方式。她不認同別人的做法,并不代表她會多事到去妄圖干涉別人,更不會將自己的想法強加于別人。

對于別人夫妻相聚,還是這種破鏡重圓的情節,她并不感興趣。但直覺告訴她,她留在這里,有可能找到關于前太女的一些信息。

楚泠月正思忖著,目光回轉間,卻看到,剛剛還極其安靜的鳳藻宮外,赫然現出幾個身影,向著來人行禮的同時,揚聲道:“皇上駕到!”

一句話,確定了楚泠月對對于來者身份的猜測,正因為有了之前的猜測,對這聲通稟她并沒有太多的驚訝。

就在守門人行禮之時,女皇的手虛抬了一下,又快速地擺了擺。即使楚泠月并不熟悉宮廷的規矩,但她還是直覺地認為,女皇的那個手勢是阻止門人的稟報……但是,門人的通稟就在跪拜的同時喊出口,女皇一個擺手的動作做到一半,就被通稟聲僵在了半空,然后略頓了頓,仍舊略顯僵硬,卻無聲地收回,背在身后。

通稟聲落下,女皇腳步不停,徑直踏進鳳藻宮。隨著女皇腳步的移動,請安迎駕的聲音一聲聲響起,在寂靜的暗夜中,格外地清晰。

女皇在鳳藻宮時,就已經摒退了隨從。她一個人走在鳳藻宮富麗華美錦織帷幔堆垂的回廊中,腳步緩慢而沉著,穿著一身黑色暗金紋飾的衣袍,略微發福的腰身挺得筆直,平端的肩膀,微微仰著的頸項,都彰顯著長居高位者威嚴,和運籌帷幄的從容。

隨著她前進的步伐,一聲聲問候響起,一盞盞燈火點亮……竟仿佛這個挺直的身影,化成了光明和繁華的使宅擯棄了鳳藻宮之前的晦暗和沉寂。讓之前仿佛沉寂與夢中的鳳藻宮,再一次蘇醒過來。就連那份落寞的富麗,也剎那間變得流光溢彩起來。

金碧輝煌,璀璨生輝!

相對于女皇一身璀璨,鳳藻宮正殿中,卻顯得格外地寂靜。

最初的通稟聲傳來,正殿中的人并沒有立刻出迎,更不像翹首期盼君恩的失意后妃那樣,喜形于色慌慌張張地對鏡更衣……身下的大殿,一如既往地寂靜,讓楚泠月禁不住將注意力從那個帶著光明繁華而來的女皇身上,轉到了這爆她甚至不由自主地再一次枉顧危險,再一次探下身子,向大殿內看去。

大殿之中,黑暗寂靜依舊。

那個臨窗而立的身影動都沒動,依舊對著窗前書案上的畫幅,即使在黑暗中,楚泠月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俊秀欣長的身影,專注地看著畫中人,原本模糊的面目變得清晰起來,目光中暗沉的哀怨凄冷,也隨著殿外的一聲聲的請安迎候聲,如一盞盞燈火般,漸漸點亮。

只是,那目光中沒有熱切,沒有欣喜,更沒有后妃迎駕該有的羞澀不安……那目光中亮起來的居然是凌厲的冰冷和……刻骨的仇恨。

“給皇上請安!”

正殿外,內侍的請安聲響起。楚泠月清楚地看到,殿門外,兩個身影從帷幔的陰影處顯現出來,并瞬間低下去,躬身請安。

大殿內靜默的人,似乎不勝其擾一般,終于收回來注視在畫卷上的目光,肅立多時的身影,終于有了動作。他并沒有直接迎出去,反而一步步走向書案,伸手扶上畫卷,在卷起畫卷的片刻,又稍稍停頓,伸出一只手撫上畫卷中人的面龐。圓潤修長的手指,撫在略略泛著微黃的畫卷之上,愈發顯得如月華皎皎,美好的毫無瑕疵,

突然間,楚泠月意識到,這副畫卷中的人,并不是當今的女皇。

女皇深夜來到自己皇夫的寢宮,對方卻在臨畫緬懷另外的女子……楚泠月竟然替殿中之人著急起來。

殿外,女皇的聲音響起:“罷了!”

“啟稟皇上,皇夫剛剛歇下……不知皇上駕臨,故而未曾遠迎……嗯,是否請皇上稍等,奴喚皇夫起身迎駕?”

“……”隨著女皇的到來,鳳藻宮正殿外也瞬間燈火輝煌。只不過,明亮璀璨的燈火,卻無法溫暖女皇眼中的失望,那一閃即逝的陰鷙,也在明亮燈火中,被楚泠月看了個清楚。

女皇明顯頓了頓,臉色變了變,片刻即恢復如初,沉靜無波。

她抬手一揮,殿外恭迎的內侍張嘴正要再說些什么,卻被女皇不耐地截住:“退下吧!”

“是!”內侍再也無法停留,稍稍遲疑之下,仍舊無奈地躬身行禮,在退下去的片刻,目光掠過鳳藻宮正殿大門。那里依舊緊閉著,沒有一絲即將開啟的跡象。

鳳藻宮大殿外,燈火輝煌。

女皇一人孤立,默然站在殿門之外,背在身后的雙手緊緊攥成拳頭……

大殿內,清冷沉寂依舊。

那名白衣男子終于收起桌上的畫卷,卻沒有將畫卷收起,只是極親密地抱在懷里,手指反復摩挲著卷軸,留戀……

終于,女皇緊緊攥了攥右手,緩緩地伸了出去,緩慢卻并不遲疑地拍在正殿大門之上。

“秋兒……”

低低的呼喚,透過緊閉的殿門,傳進殿中人的耳中。他沒有動,也沒有應聲,只是那只撫在畫卷上的手,猛地一顫,頓住,然后修長手指倏地收緊,手指關節泛出一片青白之色……

“秋兒……”女皇呼喚再次響起,聲音低低的,語氣放的極軟,楚泠月甚至覺得自己有些幻聽,不然,她怎么會聽到九五至尊的皇帝,對自己皇夫的呼喚中,竟帶了乞求的語氣?

高高在上,一言九鼎,出口就是金科玉律的皇帝,居然會姿態放的如此之低,甚至帶著哀求,軟軟地呼喚一個男人,一個身為她后宮一員的男人的名字……那么,這個皇帝應該是深愛著自己的皇夫的吧?

這個念頭在楚泠月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那一爆正殿的大門終于打開。畫卷不知被男子放在了何處,欣長玉立的身影,站在大殿門內,在殿門打開的同時,垂首請安。

“臣妾不知圣駕蒞臨,有失遠迎,請皇上恕罪!”

門外的女皇,一只手仍舊保持著的姿勢,初看到門內人的欣喜卻在對方執禮恭迎的動作中,僵在臉上。

···················

呼呼,不但讓皇夫出場,還捎帶著讓女皇出來溜溜。

粟粟又感冒了,昨天頭痛欲裂,未能更新,今日先更一章,明天補齊所欠章節!

親親們啊,給粟粟一點兒力量吧,讓你們的留言、票票來的更猛烈些吧!!!

.

通過導購(.美容品,.

免費拿幣看VIP小說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