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小說: 總裁你弟弟我是創世神 作者: 風聲若淺 更新時間:2015-05-23 18:54:49 字數:3313 閱讀進度:54/61

如同南宮晴雪所說的那樣,在第二天上午的時候,軒轅凌天就來到了囚牢里,看著對面已經被酷刑折磨的面目全非慘不忍睹的薇德拉,軒轅凌天皺了皺眉。其實本質上他是根本不想來這兒的,或者說句不客氣的話,他根本連這個女人的面都懶得見,他只想讓這個女人生不如死的活著,這就夠了。只不過那個固執的南宮家的小公主硬是要求他來這里,說什么只有他來了才會給這個女人最后一擊才能徹徹底底的讓這個女人絕望痛苦,還說什么他不來就是不想給林樂報仇,他不來的話她就主動找家里人跟他結婚,甚至還半開玩笑的威脅他若是他不來她就整天纏著林樂氣死他,所以生平很少被威脅幾乎沒人敢威脅他的軒轅凌天意料之中的黑了一張俊臉。不過......怎么說呢,就目前來看,南宮晴雪的威脅還是起效的,最起碼其他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但是軒轅凌天是絕對不想自己在親近林樂或者把持不住做什么的時候被別人圍觀,所以我們可憐的總裁大人也就只能告訴林樂自己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然后趁著林樂上班的功夫來到了這里。想到自己放棄了陪在林樂身邊的機會只是為了來看這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蠢女人,軒轅凌天心里就一陣煩躁,冷冷的打了個響指,旁邊的手下立刻很知眼色的弄了一桶冷水直接潑在了薇德拉身上,被冷水一澆,本來火辣辣發疼的傷口變得越發疼痛,從小都是嬌生慣養的薇德拉哪里受得了這份罪?慘叫一聲她才勉強睜開了眼睛。在看到軒轅凌天的那一刻,薇德拉本來毫無生氣的淺藍色雙眸重新發亮,她努力扯出了一個慘淡的微笑,“凌天...你來看我了...呵呵,南宮晴雪她果然是騙我的...”雖然很討厭自己現在在心上人面前這么狼狽的樣子,薇德拉還是對著軒轅凌天笑的溫柔,她相信的,其實南宮晴雪都是在騙她的對不對?把她關起來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絕對不是軒轅凌天對不對?明明自己之前使軒轅夜天成了植物人凌天都沒有怪過自己...“不,”冷冷的截斷了薇德拉的話,軒轅凌天面無表情,事實上,他覺得這個女人現在這種狀態還是太好了,她可是兩度差點兒要了林樂的命啊!所以他不介意讓她更絕望一點兒,“這所有的一切計劃都是我想的,綁架你的人是我,囚禁你的人是我,捏造你出了車禍的人也是我,薇德拉,為什么,要自欺欺人呢?”到最后,軒轅凌天的聲音已經輕柔無比了,可是卻帶著赤|裸裸的惡意。“呵呵...為什么...為什么啊,我明明,我明明那么喜歡你那么愛你...”本來還想逃避的雙眼對上了軒轅凌天充滿黑暗和冷酷的雙眸,薇德拉終于無力的閉眼,可是還是不甘心的斷斷續續的嘶吼,自己這一生能讓她主動追了那么長時間的男人只有軒轅凌天一個,可是她為什么看不上自己!“呵呵,”同樣輕笑兩聲,軒轅凌天覺得這個不知悔改的女人真的是再怎么虐待都不過分,“你應該知道原因的啊,薇德拉,你這么聰明,怎么會看不見林樂對我的重要性呢?怎么會不知道我對于傷害了他的人會怎么樣呢?”說到最后,軒轅凌天的聲音已經快壓抑不住殺意了,可是他還是強忍了下來,對于這個女人來說,死亡反倒是一種解脫。“哈,哈哈,”咳嗽了兩聲,薇德拉笑出聲來,滿臉的諷刺,不知道是對自己還是對軒轅凌天的,“我錯了,我一開始就錯了,都說愛情可以使人變得盲目,現在看來果真如此,那么明顯的事情我居然沒看見,可是凌天,我才是最適合你的人啊不是嗎?我們是同類的,我能夠理解你的一切感受,我們那么相似,為什么你不要我?”這一點是薇德拉很久以前就想問的,她和軒轅凌天屬于同一類人,甚至毫不客氣的說她對軒轅凌天的了解絕對不少,因為他們的性格本身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同樣陰狠,同樣霸道,同樣冷血和黑暗,那么,如此相似的兩個人,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林樂他很好,他是我的全部,我不喜歡同類。”簡短的給了一句話的解釋,軒轅凌天并沒有說得很明白,但是薇德拉卻聽懂了。于是說,這是自己連一點機會也沒有了嗎?呵呵,是她忘了,再怎么像天神的人也會有累的時候,而她卻只知道這類人若是真心愛了一個人就一定會是一輩子所以去渴求他的愛,可是,不甘心啊,還是不甘心,即使摒棄了對軒轅凌天的愛,即使終于認清了這個男人本質后面隱藏的那顆渴望平凡渴望溫暖的心,她也絕對不要被關在這里!“可是軒轅凌天,既然知道了那你也該明白,”掙扎著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薇德拉失去了愛情的眸子重新變得凌厲,“人類本來就是自私的,我想得到你我想要你,那么用一些手段有什么不對嗎?你有什么資格去怪我?我們都是一類人,憑這個難道你還不該放我走嗎?而且我在英國的勢力對你而言也很難對付吧?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對林樂動手了。”“呵,薇德拉,你以為你現在還有什么資本和我談條件?”不屑的冷笑了一聲,軒轅凌天拿起一旁的報紙扔給她,“看看吧,在你去華山的時候我已經把你在英國的勢力全部吞并了,而你,早就因為車禍而死亡了,現在你說你是薇德拉讓我放你出去,請問有誰會相信你?或者,換句話說,我們是同類,可是那又怎么樣?動林樂的人,只會有一個結局——生不如死。”冷冷的看著薇德拉費力的翻開報紙被報道上的信息震驚的不敢置信的樣子,軒轅凌天這才覺得心里好受了一點兒,轉身打算離開,時間可不早了,林樂大概要下班了。而這邊,終于瀏覽完報紙的薇德拉看著男人毫不留情轉身離開的背影終于嗚咽出聲,明明前幾天受盡酷刑她都沒有流淚的,可是現在大滴大滴的淚水滑落,突然間跌倒在地,薇德拉含糊不清的叫軒轅凌天,“凌天...你放我出去啊!好歹給個痛快行不行!我不要生不如死!凌天,你還是愛我的對不對...”聽到了薇德拉的聲音,軒轅凌天只是默默的回轉身,看著這個明明和他一樣驕傲的要命的同類,欠了欠身體,“薇德拉小姐,祝您在這里住得愉快。”聽到軒轅凌天最后一句不帶絲毫感情的話語,薇德拉終于頹然倒地,無力的喘了口氣,失神的淺藍色眸子看著自己露出了點點金色的長發,那么美麗的顏色現在卻被鮮血和污黑浸染,如同她被禁錮了的人生,軒轅凌天的一句話,就劃下了她后半生的軌跡。監牢的門被打開了,一個男人粗魯的拖起她往外走去,意識漸漸的又要消失了,薇德拉模模糊糊的想起了自己和軒轅凌天的第一次見面,那個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的見面。所有人都以為她和軒轅凌天的第一次見面是在英國談論公務的時候,只有她記得自己在十五歲的時候遇見了十六歲的軒轅凌天的情景。***在軒轅家的別墅里舉辦了一場盛大的生日宴會,來自世界各地的上流社會的人們都在熱烈的交談做著不法的勾當,彼此道貌岸然的看上去偽善而惡心,彼時的薇德拉是家族最受寵愛的小女孩兒,一身紅色的衣裙顯出了她的囂張和驕傲,以及隱約可見的性感,此時她正不耐煩的皺著眉頭想著這個宴會的主人怎么還不出現。畢竟以她大小姐的身份還是第一次要等人的。等久了的薇德拉覺得沒意思就到外面的花園里去了,還沒正式接觸家族生意的她對這些事情并不感興趣,穿著紅裙的小魔女無聊的揪著**,月光清冷越發顯的滿花園的血色薔薇的美麗,薇德拉不經意的抬頭就看見了站在血色薔薇面前身穿白色禮服的少年,清冷俊秀的外貌,面無表情的樣子,黑色的眸子仿佛有星星碎片在散落著發光,眼中淡淡的黯然讓人忍不住去心疼,薇德拉只看了一眼就被驚艷到了,十五歲的少女正是春心萌動的時候,薇德拉自然就愛上了這個少年,可惜還沒等她出來說句話,那個少年就轉身離開了。有些失落的回到了客廳,望了好久都沒發現那個少年,最終就在她滿心失落以為再也見不到的時候卻看見了宴會的主人軒轅凌天,帶著淡淡微笑的臉讓人感到風度翩翩,這時候的薇德拉才明白了這個少年的身份,心中有些小小的竊喜自己沒和他錯過,也在回去了以后偷偷幻想自己一定要成為這個少年的新娘。可惜后來兩個人一直沒再見過面,就算偶爾參加宴會遇見了薇德拉也只能遠遠的看一眼,因為她們不熟悉。所以在后來軒轅凌天說要和她合作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只要求和他親自談談,坐在咖啡廳里看著仍舊熟悉的側臉紳士的舉動溫和的微笑薇德拉暗暗發誓這一次自己一定會把握住機會,年少時的夢想她不想永遠都是夢想。隨著后來的接觸對軒轅凌天的了解,薇德拉只是越來越喜歡他,心中堅定了信念一定要和他在一起。那時候從小到大都被男人追的薇德拉覺得自己倒追一定可以成功。只可惜那時候心高氣傲滿心以為自己天下第一的自己,真的沒想到最后自己會落到這么一個凄慘的結局。最痛苦的從來不是你沒有得到,而是你以為你得到了卻又失去了。

黑龙江时时彩 500彩